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罢演

私以为汉字之精妙,大抵有这么层利害关系:

词儿单拎出来作这解,放句里边儿作那解。

字里行间,何解!何解?

末了,再添一句并不多余的闲话:

“群众——尤其是中国的——永远是戏剧的看客。牺牲上场,如果显得慷慨,他们就看了悲壮剧;如果显得觳觫,他们就看了滑稽剧。北京的羊肉铺前常有几个人张着嘴看剥羊,仿佛颇愉快,人的牺牲能给予他们的益处,也不过如此。而况事后走不几步,他们并这一点愉快也就忘却了。”                 

                                           ——鲁迅

看客过不得多久,并这点愉悦也忘却了。而台上人呢?摸摸气性。

哟呵,性子高,驴脾气。

今个儿罢演。

评论(6)
热度(7)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