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方圜(二)ABO

全文目录

他,没有心。呵呵,谁会没有心呢,他是活生生的人啊,血肉之躯的胸腔内怎会没有一颗用力跳动的心呢?他的心不过是落在了那个人身上,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阿诚是什么时候爱上明楼的呢?

大概是很久以前了。可能是明楼从桂姨无尽折磨中毅然带走他之时,可能是明楼在无数个失眠的夜晚替他驱离黑暗之时,可能是明楼安抚用温暖环抱着他之时,可能是明楼耐心教他识字读书之时,可能是明楼力排众议带他远赴法国留学之时,可能是两人不明身份明楼在咖啡厅接头相遇之时,可能是执行暗杀任务明楼陪伴身侧之时,可能是明楼和他在小别墅畅聊抱负之时,还可能是明楼决然归沪共赴国难之时。一颦一笑都是他,一嗔一怒还是他,都是他,是明楼,那个陪伴了他半辈子的家人,兄长,战友,长官,却独独不可能是爱人。

阿诚并不是生来就在孤儿院的。除了院长,没有人知道,阿诚是六岁才来到孤儿院,之后被桂姨收养,却不得而终。最后有幸进了明家,伴在明楼身侧。阿诚并不是生来命就这么苦的,他有父母,有兄长,甚至还有一个音容相貌都不甚清晰的大哥哥陪他度过人生最初的前六个年头。之后不知怎么的就与家人失散流落街头进了孤儿院。儿时的记忆太过遥远,不想了,国难当头,哪能只顾一家圆梦。不想了,是因为山河破碎风萧索,人海茫茫亲人难顾。不想了,是因为明楼在侧,一人足矣。这些事院长不知,桂姨不知,明楼亦不知。阿诚不说,何人能知。既然不寻,为何要说,徒增悲伤。

可明楼是何时变了态度呢,阿诚的天都变色了。

大概是明楼汪曼春分手以后,还没去巴黎之前。记得那时候明楼刚刚成熟,成为了一个真正的alpha。全家都非常开心,大肆庆祝,其乐融融。之后,一切却走了样。明楼和汪曼春的事被大姐知道了,明楼带着阿诚远赴法国。然后明楼对阿诚的态度却开始若即若离,阿诚想着大哥都把自己一起带到法国了,又刚和汪曼春分手,所以当他情绪不稳没放在心上。

哪知就这样一年年的过去了,两人情况却没丝毫起色。阿诚眼见也满了二十,该成熟分化了。可却也迟迟没有动静。大哥却也没说什么,阿诚暗暗松了口气。其实,阿诚已经成熟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omega,他怕大哥知道后会瞧不起他,也怕自己面对不了大哥,一个爱着大哥的omega,阿诚怎么能说。

索性大哥并没有问及,阿诚靠着抑制剂撑过了一年又一年。可那时起,大哥更疏远了自己了。虽然生活上工作上还是那么默契相互扶持,但总有些东西不一样了。不知是喜是忧,这样大哥就不会发现自己最深层的身份,而自己却离大哥又远了一步。阿诚也曾谨慎小心的表达过爱意,而大哥总是一句你和明台都是我的弟弟,长兄如父堵了回去。神色似乎带着怒气,又好像有些难以忍受。阿诚知道大哥,对待家人一句话就是一辈子。也决定了阿诚的一辈子,自己只能将炽热之情压抑,压下omega对alpha的渴望。

忍着忍着,日寇的铁蹄都已践踏中华大地。再转眼,居然就到了眼前灯红酒绿的舞会,阿诚看着南田诧异的表情,才猛地拉回自己早已跑远的思绪。

评论(2)
热度(88)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