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方圜(七)楼诚ABO

明楼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弟弟能长成独当一面的alpha的。说他知道阿诚是omega后不可能不失望,说他知道阿诚是omega后又不可能不窃喜。正是这份大脑深处最压抑的窃喜狠狠击中明楼引以为傲的理智,像是零星的火苗点燃了明楼成熟之始便苦苦压抑的情愫。阿诚是家人,是弟弟,是战友,也永远只能是如此。要不就远远逃开吧,逃开了,又舍不得。那就疏远吧,在阿诚的身后,在这大千世界默默帮他把关。要说疏远,抑制剂还是他“不小心”露给阿诚看的呢。阿诚生性单纯,巴黎民风开放,不盯紧点,谁知会招来什么豺狼虎豹。还有那浓郁的桂花香也是熏得自己意乱情迷,不能自已。况乎巴黎满街如狼似虎的alpha们。阿诚眉目生的好看,性子又是极好,家务事样样拿手,执行任务也从不失手,真是天上掉下来的人儿,着实惹人喜爱。
 这日子最难熬的就是阿诚的那几天,哥俩心照不宣,默契的瞒着对方。阿诚出去避避风头,明楼却在夜深人静之时,将白天苦苦压抑的背德和禁欲所激发的快感喷薄而出,持续不断的刺激着明楼的神经,辗转天明。这一晃,就走过了七载春秋。
 如今归国半载有余,阿诚已二十六七,有些事怕是要瞒不下去了。所幸上海还有汪曼春这个烟雾弹。若是从前,明楼打心底对汪曼春还是有几分喜爱的,但这份喜爱却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从未逾越半分。现如今,遑论国仇家恨,纵使卿本借人,奈何做贼。两人终究是没有结果。别人自是不懂明长官的千回百转,只道汪曼春迟早得是明家大少奶奶。对此,阿诚倒也深信不疑。明楼不知该喜还是该气。
 上海不比巴黎,再简单的事也是困难起来。阿诚快要瞒不住了。是了,一个omega再坚强也需要alpha陪伴的。哪知这一想,舞会还真真来了这么一出。明楼硬着头皮也得把戏唱完。何况这是自己料想的最好结局。
 隔着人海,匆匆一瞥。就觉着那男子绝非等闲,不是池中物。举手投足间尽显风采,倒也配得上我的阿诚。整场舞会,明楼总是若有似无的掠过那个僻静的角落。看着两人相遇相知,高谈阔论,最后相偕离去。明楼脑中那根弦怕是要崩断,一口钢牙怕是要咬碎,一颗心怕是要撕裂。只觉得目眦尽裂,不能自已。却又不得不缩回迈出的脚步,控制发狂的理智,回到这片望不到头的灯红酒绿中,与人斡旋。
 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

评论(12)
热度(83)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