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方圜番外之汉广

有大大说今天虐单身狗节要发糖补一补@那年我想注个册。我剁手好疼,谁给我补一补。

一般文章里出现的诗词和历史人物事件真的不是为了矫情用的。相信我,古人情话水平满分,而且三观不正节操碎地,什么都敢做什么都敢说。我要向天再借一只眼。真的比现在这些撩妹水平高多了。《汉广》这篇番外的时间应该发生在,楼诚终于在一起后的第二天清早。

全文目录

以下正文:

明家早餐桌上

“阿诚,等会儿我们去趟百货公司。”

阿诚不置可否,继续吃着眼前的早餐。

“多吃点,慢点吃。今个儿休息又不赶时间。你呀,太瘦了,摸起来浑身都是骨头,手感不好。”

吃完了你才挑,喜欢丰满圆润的摸你自个儿不就好了。阿诚满是怨念地朝明楼发脑电波。

“哟,一大早你们俩合着当我和明台是死人啊!两个大男人在这儿眉来眼去、暗送秋波的也不臊得慌。明台还小,可别被你们带跑偏了。不然要我怎么向明家列祖列宗和他死去的母亲交代啊!”

仨兄弟一齐翻了个白眼,大姐又来了。简直成了每日一念。

“大姐,可还不止这些呢!昨个我睡得晚。大哥房里不知是进了老鼠还是进了大嫂,吱吱呜呜,不要不要的。一直折腾到天明,我被摇床声闹得整晚没睡。你看看,我的黑眼圈。早上照镜子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属熊猫呢。我估摸着这老鼠今晚还得来。大姐,今晚我睡你房里得了。”

你是熊猫,不过肯定是因为话多被打的。明楼心里笑到。

阿诚却听得面红耳赤,坐立不安的,频频向明楼翻白眼,要他出手弄死这个没大没小的小少爷。明楼倒不为所动,老神在在的吃着眼前的桂花酒酿,边吃还边赞叹:

“真香,真好吃!”

阿诚脸顿时又红了一分。明楼看得是赏心悦目,这才是增之一分则多,减之一分则少的美人。

“你们俩要反了是吧,没羞没臊的。也不知道收敛一点,吃完饭跟我到小祠堂去。”

一听到“小祠堂”三个字,明楼立马有了反应。

“大姐,我新政府那边还有文件要处理,我吃完了,先走了。您慢慢吃。阿诚,去开车。”

阿诚如获大赦,唰地一下就溜得不见人影。

阿诚开着车和明楼在街上瞎转悠。

“大哥,今天政府休息,我们去哪儿闲晃?”

“百货公司。”

“去百货公司?你要买什么,我有时间帮你去买得了。今个儿周末人多。”

阿诚从后视镜中看到明楼脸上流露出高深莫测又回味无穷的笑意。心里发怵。

“买床。”

等两人提着大包小包走出百货商店时,阿诚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向明楼发难。

“那天你让我留下,我却还是跟着长信哥走了,后来大姐说你一晚上把自己关在房里念诗。明长官,真是好雅兴,人都跑了,还有兴致赋诗。”

“求而不得,我希望冥冥之中你能听到我的心声。毕竟《诗经》还是我亲自教你的。”

所以现在用得可顺手了,明楼窃喜。

“你不问问我念的是哪篇?”

“哪篇?”

“《汉广》。”

“《汉广》?  ……《汉广》。”

阿诚在心底笑开。

“那你当着我的面再念一遍,我听着。”

“遵命,夫人。”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

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

之子于归。言秣其驹。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够不够甜?小心糖尿病。《汉广》译文链接都贴出来了。服务可还周到?

http://www.gushiwen.org/GuShiWen_6538d808d0.aspx

评论(5)
热度(32)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