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方圜(十一)楼诚ABO

昨天《汉广》那篇番外难道不甜吗?大家怎么都没有任何表示,我已经努力发糖了,求安慰(っ╥╯﹏╰╥c)

全文目录

以下正文:

 
 

明楼愣神恍惚而不知所措。任由着阿诚生涩的吻着他。鼻息里充斥着浓郁的桂花香,甜甜的,像极了他的阿诚。仿佛是被香味迷惑了般,明楼转身把阿诚压在身下,夺回属于alpha的主导权,也一并加深了这个吻。

 
 

这是两人之间的第一个吻,也是阿诚的初吻。两人既陌生又熟稔,渴望品尝彼此的味道。一切是这么该死的失控,一切又是这么该死的正确。明楼在这一吻中看破了阿诚对他意味着什么。伦理道德鞭斥着他的理智,而欲望和渴望却在催化他的快感,他该如何是好。明楼痛苦而渴望,渴望而自持。又将这份痛苦和渴望转换为更炽热的激情和爱意啃噬着阿诚的红唇。

 
 

阿诚从未有过和旁人亲密接触的经验,即使是接吻也自是不懂得换气的。只感觉自己若再吻下去恐会窒息而亡,却又宁愿溺死在这片蜜水柔情里。他按捺不住地抚过明楼的脸庞,那是他大哥的脸,长官的脸,爱人的脸,谁也取代不了。然后,动情地在空隙中低低地唤了一声:

 
 

“大哥……”

 
 

明楼被这声大哥炸回了神智,唤回了意识。猛地推开了阿诚,站了起来。又难以置信般的退后了两步远离沙发。仿佛前方是万丈深渊,往前一步便会粉身碎骨。意识回笼,明楼想到,自己是阿诚的大哥,那自己刚刚究竟对阿诚做了什么。明楼看着沙发上那个衣衫凌乱,媚眼如丝的男人,感觉像看着陌生人一般,心中欲火顿时被浇熄。

 
 

阿诚被这一连串变故生生扯回了理智,被大哥那一掌推得胸口生疼。他深深地望着明楼,望进他心坎里。在明楼平日神采飞扬自信满溢的双眸中他看到了失望,懊悔,无奈还有满眶的不知所措。阿诚顿时了然于胸。他曾无数次想过自己和大哥最美好的结局: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他心里明白,大哥从未放弃过他,更未嫌弃他,自己依然可作为他的弟弟照顾他,作为他的战友保护他。想当初大哥乍闻自己是个omega时该有多么失望,寄予厚望精心栽培的弟弟不是独当一面的alpha,而是需要保护的omega。但是大哥不但未表现出零丁失望,反而体己担忧他多想似的装作不知,用自己的点滴行动助他守护这个秘密。依旧待他如初,毫无怨言。大哥如此真心待他,让自己怎么能不将一颗痴心错付,即使是错,也不曾回头。纵然大哥终不回应,我心不悔。即使有一天大哥回归俗世,成家立业,结婚生子,自己依然会以家人的身份陪伴左右远远地看着他的侧颜,就已足够。自己还该有何奢望?切莫再难为大哥了,他已背负太多。纵然是在巴黎那恣意奔放的都市,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大哥也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若是如此,要让大哥不再担心自己omega的问题,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记得小时候在书房前听过大哥在读《吕氏春秋》,孟春纪第一里有一篇《去私》。

“天无私覆也,地无私载也,日月无私烛也,四时无私行也,行其德而万物得遂长焉。”

阿诚那时在明楼的教导下对文言也算略懂一二,只觉得大哥最是去私谓公。而如今国难当头,光复之路,道阻且长。自己又怎能成为阻碍大哥的顽石呢?

 
 

阿诚打定主意,只觉得如释重负。他朝明楼微微一笑,没有理会自己凌乱的衣服,起身离开书房。

 
 

经过明楼身边时,阿诚熟稔的拍了拍明楼的肩。明楼还没晃过神,直挺挺地僵立在原地。阿诚也没再叫他,离开书房前只轻声说了一句:

 
 

“大哥,晚安。”

 
 

便轻轻阖上了门,只留下明楼和满室桂花酒酿。

 

评论(28)
热度(89)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