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方圜(十二)楼诚ABO

刚刚拿双十一包裹去了,现在回来更文。这里感谢一下所有的快递小哥,你们辛苦了。说好的虐大哥。

全文目录

以下正文:

 
 

次日清晨,阿诚如往常般和家人坐在一起吃早饭,饭后开车和明楼一道去新政府上班,一切看似与往常无异。

 
 

但明楼知道没问题恰恰就是有问题,不但有问题,还是个大问题。昨晚确实是自己有错在先,怎么也该解释清楚。他俩并非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而应是两情相悦,执手与共。舞会上自己居然还楞乎乎地亲手把阿诚推入狼窝,才让那见鬼的男人有机可趁。更后悔的是自个儿昨晚推开阿诚,还不是怕自己把持不住。他明楼又不是柳下惠再世,哪能坐怀不乱。没想到自己一个恍惚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阿诚走了。起初还以为阿诚脸皮薄,害羞臊得慌才溜回房,也没多想。今早这架势一出,明楼才惊觉不对。一拍腿,不妙。

 
 

在家里人多眼杂开不了口,到了车上明楼总算逮着和阿诚单独相处的机会,才徐徐开口解释。明楼心想,自己养大的孩子,最是好哄。

 
 

“阿诚,昨晚……”

 
 

明楼“晚”字还没说全,就被阿诚截下话头。惊得自己差点咬掉舌头。

 
 

“大哥,你曾教过我: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昨晚发生的事我已记不得了。”

明楼被阿诚飞来之语堵了个满怀,未料到阿诚竟会是如此态度。一时间倒不知作何反应。便不再触拂逆鳞,还是自个儿琢磨着怎么哄住阿诚为上,顺道让阿诚消消气性。车内气氛一时沉闷起来,阿诚倒不以为意,自顾开着车往新政府驶去。

一到政府,两人全然无他,心无旁骛地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除了工作事宜,未再做交谈,就这么撑到了下班回家。

全家吃晚饭的时候,明楼抓住时机开了口。

“战争伊始,我们明家就一直聚少离多。趁着这个周末新政府放假,我们一家人去郊外走走怎么样?”

“哎呦,难得明长官还记得有这个家。我怕你做了个汉奸,连自个儿姓明都忘了呢!”

不出意外,大姐在饭桌上又向明楼开炮了。不过这次倒也如了明楼的意。不出所料,阿诚赶忙站出来帮自己挡枪子儿。

“大姐,别气了。来来来,吃菜。这可是我新学的花样。您试试看。”

明镜瞪了一眼明楼,明楼却顾自笑得无赖。他的阿诚,总归是心疼自己的。

“郊游怎么不去啊!能出去玩儿,当然要去。姐,我们去嘛。”

小少爷唯恐天下不乱似的,寻死觅活地要去郊游。明台的要求,明镜自然不好拒绝,哄着明台,

“好好好,我们这个周末全都陪明台去郊游,谁都不能少。”

明楼满意的看了阿诚一眼,看着阿诚脸色不善,自己倒是愈发得意起来。

谁料阿诚却突然开口:

“大姐,我周末有约了。你们去玩就好了。我在家做好热饭热菜等你们回。”

“阿诚,你有什么要紧事,一家人聚会都不来呀。”

明镜紧迫盯人,然后又瞥了明楼一眼。

“明楼,是不是你又给阿诚安排什么工作啦?这工作那么多,哪天做得完呀。阿诚他是你弟弟,不是你仆人,别拿他当枪使……”

“姐,我冤枉啊。新政府周末好不容易放个假,我能给他安排什么差使。”

“我哪儿知道你,你反正我是管不住了。但你要是欺负阿诚,我是绝对不让的。”

“大姐,我是私事。跟大哥没关系。”

阿诚不解释还好,说跟自己没关系,想想都气。亲都亲过了,还叫没关系。明楼这气性又大了。

“你有什么私事呀。比陪家人还重要。除非是约会,否则你周末还就必须去了。”

明镜说到“约会”二字时特意瞪了明楼一眼,明楼不为所动。

“大姐,我早就和人约好了,总不能放人鸽子吧。要不,我这边忙完,再赶过去。”

“算了。我还指望你们仨谁能早早成家立业,我可不干坏人姻缘的事儿。你还是好好约会去吧,哪天把人带回家里看看。郊游哪天都行。遇到对的人就不要放过。明楼,你说是吧?”

明镜把炮口又转向明长官,明长官内心正恼着呢,明镜这一问,无异于火上浇油。把筷子往桌上一拍便回了房。

阿诚看着明楼的背影叹了口气,知道自己不能多想,也不能向明楼解释,随他去吧。一切就该按照正确的方向走下去,包括这段不该发生的禁断之情。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不知道自己还能独自承受多久,是时候给自己找个伴儿了,omega总是需要个alpha的,不是吗?也没向明镜多做解释,便离了席。明家向来都是明镜先离席,大家才能离开的。今个儿倒好,一走走了俩。明台不解,

“姐,大哥和大嫂……不是!我是说大哥和阿诚哥,他俩到底怎么了?”两人天天为老不尊的。这么大个人了,也没个正行。平日里成天腻歪在一起,比章鱼还黏人,整得跟连体婴儿似的。搞得自己没眼看。原来小两口还会吵架呢。真稀奇。自己这个弟弟当得可真不容易。明台心里嘀咕着。

“去去去,大人说话小孩子听,别瞎问,赶紧吃你的饭。”

明镜心里一阵窃喜,这两人折腾了这么多年,自个儿看着都干着急。这会儿好,总算有个榆木脑袋开窍了。看来明台的婚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明台啊,苏医生家的……”

明台知道大姐又要搬出他的终生大事和他死去的母亲了,赶紧一溜烟往屋里跑。边跑边嘟囔着:

“姐,我有喜欢的人了!”

 

评论(6)
热度(110)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