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方圜(十三)楼诚ABO

全文目录

阿诚正准备出门赴约,习惯性瞄了一眼沙发,却瞥见明楼撑着头,一脸痛苦的坐在那儿。

“大哥,你头痛又犯了?怎么不回房休息,这么大个人了,也不懂得照顾自己。坐在客厅吹着穿堂风只会愈来愈厉害。你等着,我先给你拿药去。”

看着阿诚为自己前后忙活的身影,明楼就像看到鲜鱼上了钩,又像偷了腥的馋猫,眼底笑得促狭。明楼顿时放宽了心,阿诚定会留下来照顾自己,去他见鬼的约会。让那个野男人跟藤田芳政约会去吧!

“大哥,来,吃药。然后赶紧回房,睡一觉休息一阵就好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阿诚像一阵风一样没了影。明楼至始至终没搭上话。看着眼前阿诚端来的药丸和开水,只感觉方才关门的回声还在耳际萦绕。蓦地,想起自己曾信誓旦旦地说过:明家我还是说了算的。

 
 

“阿诚,这儿。”

平长信朝人群中的阿诚招手示意。

“平先生,来得真早。”

阿诚笑着朝平长信小跑过去。

“还叫我平先生,太见外了吧!”

平长信晃晃手中的票,也是一脸笑意。阿诚倒也不忸怩,从善如流。

“那叫你什么好呢?”

以前你可是喊我长信哥哥的呢,怕是回不去了。平长信看着眼前的人如是想。

“就喊我长信吧,反正也没差个几岁。要不叫吉法师?”

阿诚听罢,笑开了。阳光惬意地拂过他的侧颜。

久违了,平长信看着眼前的美景佳人,竟舍不得眨眼,尽力睁圆双眸,就怕错过了什么美事。心里叹道:唯阿诚不可辜负。

“我一直都挺为日本人取乳名的水平担心的。譬如吉法师,譬如吉法师的儿子:奇妙丸。奇妙丸真奇妙。”

阿诚好似发现了此刻的沉寂气氛,故意打趣儿道。

平长信听完也忍不住拊掌大笑,却又暗自神伤。明家把他教得是极好,自己能自私地带走他吗?

“阿诚怎么会对这个展览有如此兴趣?”

“以前粗陋学过些绘画皮毛,一直不敢忘怀。时间久了,倒有了几分兴致。这次又恰逢美第奇家族的藏品展,自然不能错过。虽不能说是美第奇家族成就了文艺复兴,但如果少了它文艺复兴至少不是今日这般模样。况且美第奇藏品必属精品。虽未曾到访意大利,但向往之情实在溢于言表。有生之年若是有幸一探究竟,大概也会流连忘返,乐不思蜀。”

阿诚眼中一片炽热,平长信不忍拂意,便没再接话。若能双双游意……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罢了罢了,不想了。转而调侃起阿诚。

“你干脆说自己会赖着不走不就得了。”

平长信目光皎皎,又暗含戏谑之情。

“哈哈,平先生……呃,长信,真是快人快语。”

面对突如其来的调侃,阿诚一怔。想起了大哥总有事没事拿他打趣儿,要不就拿他解气。大姐看了尚有不满,自己心知肚明的,倒是甘之如饴。不想了不想了,不该想的,不要想。成天想着,何时才是个头。

俩人在展馆前站了片刻有余,却迟迟未进。敢情今个儿是来大街上吹风的?没细想,阿诚便开口问道:

“我们站这也聊一会儿了,莫非今天咱们是来帮画展站岗的?”

平长信闻罢,像哄自家绒毛小狗似的安抚着阿诚,眉目里倒全是爱怜之意。

“阿诚莫急,再耐心等会儿,应是故人来。”

 

评论(17)
热度(85)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