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方圜(十五)楼诚ABO

本文中关于美第奇家族的展览,除了米洛陶那幅画是我凭空杜撰的,其他的内容细节传说(包括米洛陶)皆是有据可考的。百梗点粉,不是,是百粉点梗,大家快告诉我新梗嘛!╮(╯▽╰)╭本篇回忆杀,努力发糖,大哥的腹黑霸道属性,我也是无可奈何。

全文目录

以下正文:

 
 

因是开展后第三天,整个展馆内的游人只有零星二三点。这样安静的氛围和暗淡的灯光是极适合观展的。

三人虽是同进,但却没有一起观展,各顾各的,倒也随意自在。美第奇的藏品以绘画居多,因为路途遥远,此次参展的作品也是以油画和蛋彩画为主。因美第奇家族原因,这些画作又以文艺复兴时期的人物肖像画居多。阿诚穿梭在这些肖像画中,好似穿梭在欧洲文艺复兴的圣洁之光下。顾自感受着中世纪的风俗人情之美。

阿诚虽画得一手好画,但对于肖像画却最不擅长。这还得“归功”于明楼。

小时候明楼发现了阿诚的绘画天赋,惊叹之余,还特地请了位郝先生教他作画。这位郝先生又恰巧以人物肖像画和人体雕塑见长。当下看到阿诚骨骼清奇,线条匀称,比例完美,一时间惊为天人,硬是拉着阿诚做模特,自己倒画了个过瘾,却将教阿诚画画这事忘了个干净。明楼放学归来,看见这位郝先生和阿诚两人呆在画室里,大门紧闭。一时间觉得膈应得慌,当下却没有打扰。想着阿诚若是学有所成,也不枉费自己一番苦心栽培。但又不放心让两人独处一室,便在门外溜达。只听见门内传出阿诚细微的声音:

“不要!”

明楼一惊,未曾多想,一脚踹开了画室的大门。只见室内两人拉拉扯扯,郝先生那如狼似虎的表情和欲霸王硬上弓的姿势还有阿诚满脸不情愿和抗拒的样子惹怒了明楼。二话不说,连踢带踹地把这位郝先生撵出了明家大门。事后,明楼抱着阿诚问起状况来。阿诚还没从明楼的“暴行”中晃过神,晕乎乎地说:

“郝先生,想让我给他做人体模特,裸体的那种。”

明楼心下觉得自己人算是赶对了,这种衣冠禽兽知道什么人体艺术。无非就是想染指我的阿诚。又后悔自己方才没多踹他几脚。

收拾画室的时候,明楼发现了郝先生给阿诚画的肖像画,只觉得画里的阿诚睁着那双水亮的大眼睛在看着自己。看得明楼意乱情迷。明楼才觉得先生还请得有些用处,不过这画要画也是得自个儿帮阿诚画,哪儿轮得到那个衣冠禽兽。想着想着,明楼把画藏在怀里偷偷摸摸地溜回书房,将画藏了起来。

之后明楼只给阿诚请擅长风景画的先生。最后不知怎么的,连教风景画的先生也被赶走了。明楼索性亲自教导阿诚绘画,好不惬意。然后,以同样的理由,又亲自教阿诚小提琴和跳舞。明镜问明楼为什么不教明台,明楼说明台没耐性,又坐不住,皮的很,不想管。明台听了却如获大赦,开开心心地玩去了。

阿诚看着已经聚不上焦的人物画,陷入过往回忆之中,挪不动脚步。

眼前是一幅文艺复兴中最常见的以古希腊罗马神话为背景的历史题材画。画中只有深深的迷宫和与黑暗融为一体的背影。那个背影不是人,而是一个牛首人身的怪物——米诺陶洛斯。

 

评论(9)
热度(63)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