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方圜番外之大伯二伯都是她伯

十六章明早再更,今晚先更番外。发糖发糖。百粉点梗之大伯二伯都是她伯,这是一个关于楼诚带宝宝的温馨小故事~\(≧▽≦)/~啦啦啦@南国。

全文目录

以下正文: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在明公馆的草坪上欢脱地跑着。

“二伯,雉儿要抱抱嘛。”

两岁小儿发着含糊不清的小奶音,朝阿诚伸出短短的肉嘟嘟的小手臂。阿诚看得心头一暖,伸手就抱住了这个暖乎乎的小人儿。打心底的疼爱他这个小侄女。雉儿虽然才两岁,但毕竟是明家的孩子,从小就机灵古怪,会察言观色。经常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把大家哄得团团转。

“雉儿,外面这么冷,为什么要到处乱跑呀。姑母看到会心疼的,知道吗?趁着姑母还没发现,雉儿和二伯一起手拉手回去好吗?”

“雉儿喜欢二伯,没看到二伯,就自己跑出来了。二伯,雉儿知道错了。”

雉儿完美继承了明台的个性和曼丽的外貌。小人儿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看着阿诚,眼睛里写满了委屈。憋着小嘴,脸颊红扑扑的。他二伯那双鹿眼虽不遑多让,到底还是抵不住这软绵绵小人的蜜糖攻势。心里不禁笑到,这孩子比她爸还古灵精,偏生大家都吃她这套。

“好,雉儿乖。来牵着二伯的手,我们回家去吃饭饭,好不好?”

“不要,雉儿刚刚为了找二伯,跑得腿腿好累。雉儿,要二伯抱抱。”

雉儿指了指自己胖乎乎的小肉腿,一脸无辜地看着阿诚。阿诚无奈地摇摇头,想着明台问他要钱时的无赖模样,现在居然有了这么大的女儿,真不知道是像谁。阿诚小心翼翼地抱起小人儿。这是明家的小公主,众星拱月地宝贝,大家捧着怕碎了含着怕化了,可不能嗑着碰着的。不过,这娃儿可真瓷实,跟她大伯有得一比。

回到明家客厅,明镜还在楼上房间处理账目,客厅只有明楼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报纸,哼着小曲儿。明楼看见回来的一大一小,心中感慨到:得一此人,夫复何求。随即起身,笑意盈盈地向着此生挚爱走去。

“雉儿,二伯昨晚累着了,腰不好。大伯抱抱,好不好?”

“那好。雉儿,要二伯亲亲。就像二伯亲大伯那样。”

阿诚俏脸一红,心想大哥这为老不尊的。没想到,雉儿开口更是语出惊人,这孩子原来是随了她大伯。

“好。二伯亲亲。雉儿,乖。”

“不够不够。雉儿还要看大伯和二伯亲亲,就像平时没人时那样的亲亲。”

雉儿不懂大人的心思。只觉着大伯二伯都是她伯,亲亲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

大伯二伯满脸黑线,最后拗不过她。孩子他二伯捂着雉儿的眼睛,随便地亲了口他大伯。大伯可不接受这随意的敷衍,也伸出一只右手捂着雉儿的眼睛,和二伯的左手十指交缠。右手则捧着二伯的头,狠狠地吻了下去。一时只闻到客厅满室的桂花酒酿味。

雉儿闻到这股味儿,什么亲亲都忘了,撒开丫子就往她二伯身上爬,吓得两个交颈缠绵的大人火速分开彼此。

“雉儿啊,告诉大伯你为什么老爱黏着你二伯呀?你二伯可是大伯的,以后你要二伯抱抱,要先告诉大伯;要二伯亲亲,也要告诉大伯。更不能让除了大伯和你以外的人抱二伯亲二伯,知道吗?”

明楼循循善诱地教稚儿捍卫领土完整。阿诚则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雉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雉儿知道了。雉儿喜欢二伯身上的香香,是桂花味儿的。以后二伯就留给雉儿抱抱亲亲,别人都不可以喔。”

明楼看着紧紧黏着阿诚不放手的小人儿,又好气又好笑。现在到好,又来了个小鬼和自己抢人。偏生还是明家人的心头宝,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丢也丢不得。只能看着热潮期的阿诚在自己眼前转悠,被小丫头片子缠得死紧,寸步不离的。害得自个儿看得到却吃不着,只能闻闻味过过干瘾。心想,明台这俩父女生来就是为了折磨自己的。

 
 

饭桌上,明镜看着耐心给雉儿喂饭的阿诚,转头不解地问明楼。

“你俩什么时候要个孩子?明台年纪最小,结果和曼丽的孩子现在都能打酱油了。明长官,看来你的办事效率太低啊。”

 
 

“姑母姑母,什么是打酱油?打酱油可不可以向大伯二伯一样亲亲?”

稚儿打岔道。

“稚儿乖,二伯喂你吃饭饭好不好?”

 
 

明楼静静地听着家人的对话,满眼爱怜地看着桌边的一大一小,高深莫测地勾起嘴角。

 
 

“快了……”

 

评论(23)
热度(85)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