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方圜(十六)楼诚ABO

全文目录

阿诚不知在这幅画前站了多久,在这人少的展厅内显得格外突兀。不知什么时候,背后站了个男人。

“喜欢这幅画?”

阿诚转过头看了眼方孟敖,又慢慢转回去看着那幅画。才徐徐开口,像解释又像倾诉。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不。我只是可怜他。”

方孟敖微不可察地挑了挑眉。

“米诺陶可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怪物。”

“嗯。出身是无法改变的。不是吗?”

“可是他吃人,是人们心中最邪恶残忍的怪兽。”

“牛首人身不是他的选择。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如此。上天赋予了他丑陋的外貌,父母依然可以赋予他灵魂之美。然而他的父母却因为外貌和流言选择将他抛弃在暗无天日的迷宫中。与世隔绝的他又怎么会知道曾参杀人的威力。历史向来是成功者所写的,不足道也。亲生父母负他,倒成了他负天下人。而这一切,又与他何干。”

“他的父母也是为了保护他吧。世人都道,残缺不可怕,异类才更伤。不幸的是,他两者都是。”

“也许是吧。已经不重要了。你知道这次藏品所有者美第奇家族的族徽吗?”

方孟敖一直游历在外,之后又投身行伍。自然没有艺术收藏这门心思。不待方孟敖回答,阿诚便顾自说了下去。

“是金底红球的盾牌。有人说那红球是药丸。却被美第奇家族成员的否定了。我倒愿意相信这个说法。因为,药丸代表着救赎。”

阿诚说完默默走出展厅,深深吸了口混沌的空气。只觉得阳光的味道真好。

方孟敖站在原地,不敢轻移脚步。仿佛被阿诚的话所震撼,又仿佛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

“走吧,总该要面对的。庆幸的是我们还是等到了这天。”

平长信将方孟敖推出了展厅。

“天色不早了。我们吃完饭再回去吧。”

阿诚没有异议,该来的总是要来,他已经准备好了。

三人找了家不打烊的小酒馆。酒过三巡,是时候亮底牌了。

 

评论(6)
热度(63)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