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方圜番外之三堂会审

不是要糖吗?干了这碗蜂蜜,发发发!@9号佳丽骆驼祥子。

原谅我脑深似海,无处安放。想到大嫂内隐的腹黑属性(总觉得楼诚在一起后,属性应该会反转),才写了这个欢脱的脑内小剧场。全家到齐,向明长官开炮。FIRE!!!

全文目录

以下正文:

“给我跪下。”

“我明家怎么会教出你这个孽障。居然在我眼皮底下,把自己弟弟给拐走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姐姐。还有,你今天要是不给阿诚一个名分,你要我怎么向方行长交代,怎么向明家的列祖列宗和明台死去的母亲交代?”

被点名的小明一脸错愕,关我何干?真是躺着也中枪。

“长姐如母,长兄如父。明楼不敢。”

“你不敢。好好好,你这是不打算扶正阿诚啊。那好,既然方行长今天也在,我明镜在这就代表明家向方家道歉。是我明镜没有管教好弟弟,才让阿诚沦落至此。既然阿诚是方家的少爷,理当认祖归宗。明楼,你既然没有半点情分,就放阿诚走吧!”

阿诚也是一脸无辜的啃着苹果想,自己怎么又成了沦落至此了。然后又低头瞄了一眼胸口处未消愈艳的吻痕,想着。好吧,是挺沉沦腐化的。当初明楼两三句话就骗走了自己的清白之身,今个儿怎么都得回回本。便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看好戏。刻意装作不察明楼频频向他使的眼色。明楼看着无动于衷的阿诚,只觉着自己是那《三堂会审》中无辜的苏三。偏生这阿诚不愿做那王金龙。一时间没了指望,只能立志自救于水火。

“大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明长官,不是这意思,是哪个意思?”

“就是,大哥你就别耽误人家大嫂了嘛!”

明台唯恐天下不乱地出来继续搅局。阿诚在旁边瞪了他一眼,才噤了声。什么嘛,我明明是在帮你。但阿诚的眼神分明就是在警告明台别捣乱,皮痒了是吧?

“大姐,我的意思是我怎么会违背你的意思呢?”

“敢情您明长官和阿诚在一起还是为了我的意思喽?我明家的家法呢?给我拿来,我要好好教训教训明长官,让他醒醒神。”

明楼不解释还好,一开口反而越描越黑。阿诚在一旁看得乐不可支。

“明董事长,听我一句劝。令弟的事还是遵照他自己的心意吧!感情的事素来勉强不得。我们作家长的,若是干涉过多,不又是一出《孔雀东南飞》的悲剧吗?我家孟韦从小吃尽苦头,如今能长大成人。我方家是真心感谢明家的大恩大德。但是,亲家做不做得成,那是孩子们之间的事。我只愿有个知他爱他的人就好。明楼和孟韦从小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多半是兄弟之情。咱们就别乱点鸳鸯谱了。我看长信这孩子就很好,情深意重,沉稳大气又不失温柔体贴。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打小又是我看着长大的,质检合格,品质保证。孟敖,你说是不是?”

方孟敖素来不亲近自个儿这个爹,但是为了自家弟弟的终身大事,也只得附和这个爹。难得他父子俩想到一块去了。他怎么都觉着还是自己的挚友适合自己的弟弟。明家对孟韦虽有养育之恩,明楼也是无可挑剔的顶尖人才。但他偏生就像岳父看女婿,看明楼哪哪儿都不顺眼。

“爸说的是。平家与方家是世交。长信和我们两兄弟打小就走得近。说来惭愧,我虽然身为孟韦的哥哥,照顾他的却一直是长信。长信自小就喜欢孟韦,成天念叨着以后让孟韦当他的新娘子。好在两家家长并非封建古板之人,便一直默许了他二人的亲事。说起来,也算是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可惜天不从人愿,孟韦六岁就流落异乡。好在长信从未放弃,多年来,坚持寻找孟韦,才有今天方家的团聚。”

阿诚听罢,向平长信感激一笑。

平长信回以一笑,暗示阿诚不要担心。

“我对孟韦的心意,孟敖都替我说了。君子不夺人所爱,如若明长官对孟韦是真情实意,我愿成人之美。如若不是,我平某人今日是扛也要将孟韦扛回北平。”

这个沈延林,又来打什么鬼主意?明楼倒忘了,现在自己可是苏三,沈延林中意的苏三若是这般模样,只怕会吓得这个沈延林抱头鼠窜吧!明楼心中满是不屑。
 平长信这番话说得进退有度,又掷地有声。看似处处为阿诚着想,暗地里实则步步紧逼。表面上情深似海,听者无一不为之动容。连曼丽都被平长信深情打动,阵前倒戈。

“大哥,既然你不爱大嫂,就放他和平先生走吧!”

“就是就是,大少爷,您不能生生拆散一对爱侣,坏人姻缘啊。你以前不还教过我们: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嘛。”

最终连曼丽阿香都加入征讨明楼大军的行列。 反了反了,今日里在平日窝着火的小崽子全都要造反了。怎么不干脆挂幅横联,上面写着:声讨大汉奸明楼大会,算了!

阿诚看着明楼着实可怜,便上前扶了明楼一把。趁机把自己啃剩的半个苹果塞给明楼。鹿眼中满含深情地对他说:

“大哥,慢点吃,别噎着。”

又像是在向明楼示威:在这个家里,我还是说了算的。转身前不忘再幸灾乐祸的瞄了明楼一眼,意思是让他自求多福,才迈着欢快的步伐径直离去。

可怜的明长官刚起来还没站稳,看着手中被啃得残缺不齐的半个苹果,顿时眼前一黑。倒下去之前脑子里还不忘琢磨着:

“在这个家里,我就是个仆人嘛。”

作者有话说:三堂会审援引越剧《玉堂春》选段,也指三位最高长官共聚一堂审判。此处应指明镜,方步亭,方孟敖。化用《玉堂春》剧情,此处明楼自比可怜无辜的苏三,认为阿诚为救他一命的爱人王金龙,平长信为作恶惨死的沈延林。原剧中苏三被诬陷屈打成招为杀害沈的凶手。而此篇的引用却恰恰是为了凸显苏三极可能是杀害沈的凶手,原因大家想,我不会承认自己的恶趣味。

评论(15)
热度(60)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