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方圜(十九)楼诚ABO

觉得Sam Smith的歌和楼诚配一脸啊!特别是《writing's on the wall》和《la la la》,MV故事不能再棒!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虐明楼终不还。我是大大的坏人,你们来咬我啊,哈哈😄😄😄 

全文目录

以下正文:

明楼痊愈后,两人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只有他们心里明白一切都不一样了。

明楼在等待时机。每天看着阿诚流连在外,虽然九点之前定会准时回来,但两人同在屋檐下,每天上班同进同出的。却始终有层纸膜微妙地横亘在二者之间。阿诚对自己比以往更尊敬、崇拜。

他不是没看见那张字条。反而看得他是又气又恨又痛。痛阿诚不懂自己的心意,气阿诚不会爱惜自己,恨时局动荡山河破碎。他俩人,谁是谭嗣同,谁又是张俭杜根?大家都必须活着,好好活着,去迎接抗战胜利。对于个人感情,他并非全然无情。昨晚即使阿诚已打电话回家报备,自己却仍像个任性赌气的孩子,蜷缩在沙发上一宿,只为让阿诚回家。可是阿诚哪里又知道这些呢?自己高烧期间,总处于半梦半醒,不时能看见阿诚忙活照顾自己的身影。才能全然放松入梦。阿诚今年二十又七,早到了结婚生子的年纪,却为了守着自己,迟迟未有动静。好不容易有个中意的alpha出现,自己又要拆散。自己真是罪孽深重,作恶多端啊!但他明楼对阿诚的事向来自私,而且锱铢必较。所以这条路他就要一头走到黑。反正,阿诚终究会回来的。一定会!自己带大的孩子,永远都只能在自己的羽翼下翱翔。昨晚将是阿诚的最后一次脱轨。他明楼,绝不放手!

即使是如此的信誓旦旦,成竹在胸。转念间,明楼又不知自己是怀揣怎样的感情不放手,将阿诚至于何地不放手。如何处理正视与阿诚之间的关系这个棘手的不解之谜,他向来选择逃避。而逃避又不是他的一贯作风,而如今他却不得不这么做。也唯有阿诚能让他心甘情愿的去做这些不得不,别人万万是不行的。说起来,他明楼从来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哪曾有过这种捉摸不定,拿捏不住的感觉。没有修过爱情学分的明长官,遇到关乎爱情的命题,仿佛幼化般茫然而懵懂。看得人好生可怜。活了三十几载,明长官头一回不知所措,却又毫无对策。该吃点核桃吗?

还没等明长官想出对策,一记重弹又炸得明楼措不及防。

作为一个omega,阿诚每三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在巴黎的时候,大哥不知道自己的情况,两人还能相安无事,自己出去躲两晚便是。可现在人在上海,大哥又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今日不同往昔,和大哥待在同一个屋檐下总觉得愈发别扭起来。看来,这次即使有了抑制剂,身上这浓郁的桂花香是瞒不住了,这家里也怕是待不下去了。而今幸好有哥和长信哥在,还有地避避风头。

对于方家寻亲之事,阿诚也并非全然无准备。干他们这行的,这点直觉、观察力和分析力还是有的。他从未抱怨过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幼时便与家人离散,流落街头。反而感激命运让他得以来到明家,才能遇到此生挚爱和追求。人贵在知足。他也知道,这一切并非是谁的错。方步亭没错,方孟敖没错,死去的母亲更没错。若要硬推说是谁的错,那就只能是战争的错。所以他不怪任何人。反而庆幸终有一天见到了血浓于水的家人。他也不激动,因为他毕竟没有像方步亭和方孟敖一样活在悔恨自责中,而是在大哥身旁度过了大好年华。所以他可以坦然接受家人的存在,毕竟能在炮火连天国破家亡中重逢,本来就是不幸中的大幸。阿诚,一直都知道感恩。

而对于平长信,他的记忆里是曾有个大哥哥的身影,却因年月的打磨显得模糊而遥远。但毕竟有过童年最真挚的感情和深深的依赖。所以之于平长信,自己全无防备,只觉陌生又熟悉。坦白说,阿诚私心想过,和大哥今生已绝无可能,但平长信却并非不可。他聪明睿智却不输体贴细心,沉稳大气又不失幽默风趣。真是位翩翩公子,人中龙凤。自己的情况属自己最明白。omaga孤独一生太苦太累,夜路走久了,也想有个人帮衬一把。大哥也只有待自己找到了alpha,方能安心放手。平长信,就是不二人选,他有情有义,待自己又是极好。阿诚最初的确是怀揣着这层意思与平长信来往的。只是认亲这件事让他收获了家人,亦看清了心之所属。平长信是朋友,是哥哥,是家人,自己万万不能伤害他欺骗他。而大哥不仅是家人,更是今生所爱,奈何情深缘浅。自己怎么能藏匿起对大哥的爱,转而选择与长信共度一生呢。这对两人而言,都过于残忍。做人绝不可如此自私,因为大哥打小就不是这么教自己的。明家怕是待不了了,自己身份又特殊而隐蔽。事到如今,虽不想劳烦叨扰,但为今之计也只能去长信哥住处暂避风头,别无他法。好在哥也在,一切总是会好起来的。

想罢,阿诚拨通了平长信公寓的电话。

评论(15)
热度(93)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