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方圜(二十)楼诚ABO

据说,明长官只会调情,不懂爱情。我已经找他严肃深入地讨论过这个问题。由于明长官的官方发言人已经罢工,他现在全权委托我来回答。大家请放心,明长官的个人感情问题,他会好好把握的。该出手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好汉歌乱入😂😂)对不起,新闻发言人忘了吃药,今天的发布会就到这里。谢谢大家。来人,把作者拖走,就地掩埋!!

全文目录

以下正文:

 

阿诚提着三天的换洗衣物正准备离开明公馆,长信哥还在外面等着呢。不料在明家大门前却被明楼拦下。

“阿诚,你这是干什么?”

“大哥,别演了,你知道原因的。”

阿诚倦了,不想再陪明楼演戏,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挥手就要走。

明楼是明白,他知道阿诚的日子,那也是他最难熬的日子。浓郁的桂花香总萦绕在鼻尖,无时无刻不是一种诱惑。但自己又爱极了这种诱惑,明知禁忌,宁愿沉沦。阿诚会走,去哪,跟谁。他了然于胸。早在方孟敖和平长信接触阿诚之前,就已先找上了自己摊牌。一切的发展既在情理之外,又在意料之中。阿诚在世间还有血浓于水的兄长父亲自是极好,横竖他明楼不愿再做阿诚的兄长,亦不满足于只做兄长。而是想成为阿诚的爱人,阿诚的先生。是了,只有当自己打小中意的omega准备投入另一个alpha怀抱,彻彻底底地逃离自己时,明楼才真真正正看清了自己的内心,摸透了自己的感情。他不愿放手是因为他不只是阿诚兄长,他不愿放手是因为他不只是阿诚长管,他不愿放手是因为国破山河在,他不愿放手是因为斯人常相伴,他不愿放手是因为吾心悦阿诚。这是明楼的爱情信仰,却又不得不参杂着亲情与家族的矛盾和压力。

遑论自己对他的情义,纵然明家养育了阿诚十几载,但认祖归宗的大事还是得阿诚自己拿定主意。无论如何,自己都会支持他的决定,大姐想必也会明白。这番话自是没和别人说过,明楼最大的优势也是最大的劣势就是心思深沉。但自己万万没料到平长信的出现,扮演的不仅仅是陪方孟敖来沪寻人的挚友,更是痴寻青梅竹马的故人。这一下子就打破了自己引以为傲的理智冷静,慌乱了起来。

“站住。你今天若是出了明家这道门,便不要再回来。”

“大哥,你这又是何苦逼我。我三天后就回。和在巴黎一样。”

不,不一样。明楼知道,阿诚这一走就是做了抉择。无关于亲情家世,而关乎于爱情。他,不能让阿诚随平长信走。他,不能放手。

“我说过了。不再说第二遍。你自己选择。”

阿诚还是选择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明家大门,甚至没有再看自己一眼。他的阿诚不再是自己的了。阿诚选择了平长信,毫无疑问,更是果断决绝。

不过,他还没有输。明楼的字典里没有输,他要最后为爱赌一把。

 
 

作者有话说:阿诚的反应用股市来形容应该教触底反弹。然而并不是,他私心觉得这时离开对两人都好,最怕情难自已。下篇明长官吃的核桃开始发功了。

 

评论(44)
热度(91)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