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方圜番外之房夫人

这篇番外来自番外《汉广》的衍生,忘了情节的回去抄十遍。我不得不痛心疾首地承认,这篇OOC严重,反正是番外嘛。有客官点了一出明长官吃飞醋的折子。我就来两斤上好的山西陈醋@summeri夏了夏天。客官,醋来了诶!

全文目录

 以下正文:

阿诚拗不过明楼,只得停好车,陪明长官逛起了百货公司。两个大男人站在床上用品区,好不尴尬。阿诚扭头就想走。却被明楼伸手拉回,抱了个满怀。明楼顺势轻轻在阿诚早已泛红的耳尖吹了口热气。阿诚竟像只兔子一样动了动耳朵。明楼还嫌撩拨的不过瘾,俯身用气音吹拂在阿诚颈侧。

“阿诚,这是夫妻情趣。”

阿诚心里一哆嗦,心里明白今天是躲不过了。索性硬撑着轻松大方的模样陪着明楼逛。看谁能耗得过谁!

“阿诚,这块床单花色不错。”

“颜色太花,晃眼。”

“这块素净,你看看。”

“就一块白布,我又不是住医院。”

“那这块呢?颜色浓郁深沉。”

“黑压压的,看着丧气。”

明楼知道阿诚在和自己耍小性子,也没在意,愿意在这纷杂紧张的局势中享受片刻的浓情蜜意。所以他愿意惯着阿诚,宠着阿诚。把自个儿亏欠他这么多年的感情一并补上。这世间,他可以负天下人,却独独不能负阿诚。可惜天不遂人愿,到头来,只怕为了天下人,要负谁早已不是自己所能决定。身在乱世,最多的就是无可奈何,最多的就是身不由己。只愿活在当下,及时行乐。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既然床单没你中意的,那我们就去瞧瞧卧床。你喜欢中式的还是西式的?”

“你房里那个就挺好。你明长官哪儿不如意了,要浪费这个钱,平时不挺抠门的嘛。”

阿诚抱怨着明楼的没羞没臊,挑了床单不够居然还拉着自己买床。只怕全世界不知到昨晚他俩人做了什么似的。还买床,晚上回去让他跪算盘。

“床得结实点,免得明台那兔崽子说闲话,伺机携私报复。”

阿诚打进百货公司来,第一次如此认同明楼的想法,啧啧称是。

“就是,买买买!钱我从梁仲春那儿黑。今儿就放心大胆的买!”

明楼终于摸顺了阿诚的毛,赶紧得伺候舒坦了。

“还是老祖宗的东西好啊!阿诚,我们买个中式三进的床,怎么样?”

阿诚白了一眼明楼,像是自己养了个败家子样。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摇了摇头。

“你真是个少爷!”

 
 

“两位需要点什么?”

一道温柔的女声突兀地插进两人的打情骂俏中。阿诚赶紧收敛笑意,温和礼貌地答复店员。

“我们自己看看就好。你忙,有事再向你咨询。”

为了价格上的优惠,阿诚说话之余还不忘向售货小姐微微一笑,释放善意。售货小姐果然被阿诚的笑容迷得神魂颠倒,不能自持。连连点头,赶忙给两人端茶送水,分外殷勤。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明楼不满地哼哼。

之后,售后小姐当明楼透明人似的,有意无意就往阿诚身边蹭。这不,崴脚的烂俗戏码都出来了。

明楼见状只觉得自个儿太阳穴突突直跳。阿诚正准备帮扶一把,没料到明楼一个箭步上前把售货小姐拎到座椅上。然后二话不说甩手走人,还不忘拖走阿诚。没走两步,转而一脸痛苦地回头对阿诚嘟囔着。

“阿诚,我头疼。我们回家吧。”

阿诚看破不说破,乖乖跟在明楼身后。出了百货商店,阿诚看着走在前头神色不悦的明楼,无奈地摇摇头,只觉得明楼孩子气,心里倒也甜蜜。开口打趣儿道。

“呦,房夫人,醋味浓郁啊。”

明楼不理他,径自上了车。

 
 

刚回明公馆,阿香就跑来告诉阿诚平长信来过电话。明楼本来心里就窝着火,一听到平长信这个名字,顿时炸毛。想起了他这个前任情敌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带走了阿诚。这事一直以来,都是明楼无法言说的痛。因为那是阿诚第一次不听自己的话。当然,也会是最后一次。平长信的电话,哼,他能有什么好事?

“你们俩可算回来了。看看,今天是谁来了。”

大姐数落着两人,又忙招呼着来明公馆走动的明堂大哥。

“原来是大哥来了。自家人不说两家话,大姐,你客气什么劲。”

明楼心情不好,说话顿时有些冲。好再大姐没多想,又陪着明堂大哥聊开了。

饭桌上,明堂酒后一时畅快,做起了媒。

“阿诚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别学你大哥,什么时候找个好人家?成家立业啊?想必方行长那边催得紧吧。我这儿倒认识几个大家闺秀,要不哪天年轻人约出来喝喝茶。年轻人嘛……”

明堂顾自说得高兴,没看到明镜不断使来的眼色。大家也不便打断长辈。一时间餐桌气氛尴尬起来。

今个儿都来抢我明楼的人,敢情还聚一天!我昨个才抱着的人,还没捂热实,今儿就招来一堆蜜蜂等着采蜜呢!也不问问我明楼答不答应,到嘴的肥肉哪有吐出来的道理?况乎还是自己宵想已久,一块上好的肥瘦适中搭配均衡的五花肉!我就是个汉奸明长官,也万万不能让你们造这个反!待明堂说完,明楼终于忍不住怒目相向,开口损道。

“我倒不晓得,大哥脸上什么时候多了一粒媒婆痣?”

说完又是一拍筷子,不顾场面,愤然离席。

“大哥!”

阿诚恨其不争的瞪了明堂一眼,快步追上明楼。

明堂半天没有晃过神来,这是怎么了?

明镜也忍不住了。

“大哥,不是我说你。这两人好不容易在一起,合着你又要拆散他们。明楼能不生气吗!”

“这我哪儿知道,明楼性子磨叽成那样还有人要啊!”

明堂可是委屈,但又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明楼书房内

“大哥,晚饭不吃了?”

“吃醋都吃饱了,还吃什么吃?”

阿诚看着明楼气嘟嘟的包子脸,又自责又好笑。自己是不是给大哥的安全感太少了?所以才让他感觉抓不住自己。自己是否应该有所表示来安抚“内心受创”的明楼。想罢,阿诚从背后紧紧地抱住明楼,脸颊贴着他温暖厚实的背膀,双手环着他的腰,静静地开口。

“我愿为房妻卢氏,终生为你喝醋剜眼饮鸩,如何?”

 
 

作者话好多:想吃肉的朋友请在本篇末尾自动添上一笔:只闻得书房内又是一阵地动山摇。嗯,我顺道完成了书房play和两份肉,因为是在“书房内又……”

还有看了今早的二十一章,你们都不爱我了,我好伤心😭😭人家只是短小的过渡嘛。明天二十二章包君满意,TRUST ME!

房夫人这个梗来源于“吃醋”这个词的历史渊源。传说出自唐宰相房玄龄之妻卢氏。具体故事情节请各位自行百度,我完成了妹纸交代的大哥吃醋任务,可以功成身退了。

 

评论(16)
热度(58)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