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方圜终篇

推首小众好听的歌,Galen Crew的《sleepyhead》,旋律超棒,干净澄澈。

全文目录

以下正文:

新政府明楼办公室

明楼看着办公室外空荡荡的座椅,心里不免惦记起回北平探亲的阿诚,也算是提前省亲了。不,现在不是阿诚,而是方孟韦了。方诚也挺好。“先王之立高官也,必使之方。”方,臣各有职,不能相乱。天道圜,地道方。方圜不易,其国乃昌。

明楼想起阿诚曾经问过自己,若是他先走自己当如何。明楼深知他们这行犹如刀头舔血,不得安稳。生死一线,有如家常便饭。却又一直回避这个对他来说过分残忍的问题。他知道阿诚想要让其安心的答案,两人才可以毫无负担地继续战斗。略一沉吟。

“ 今俗之所为与其所乐,吾又未知乐之果乐邪,果不乐邪?况乎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 阿诚,庄子亡妻。”

“鼓盆而歌。大哥,我懂了。”

阿诚满意明楼给出的答案。人之所乐,非他所乐,人之所苦,非他所苦。那么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他生亦欢,是因为大哥相持,救国水火。他死非苦,是因为纵然自己先行,大哥在世依旧如故。人终究逃不过身死形灭的终场,但自己一生有家有国,又有何遗憾?

只是阿诚不知,自己拼死护大哥周全,明楼欣然接受的原因并非那篇《至乐》所言。于公,明楼是中共和军统上海站的一把手,他的生死早已非个人行为,而关乎成千上万人的生命。于私,阿诚若是先行一步,在这世上孤身奋战,苟延残喘的人就只剩自己。还好,阿诚先走了。这是自己设定的结局,索性,那天还迟迟未到。又可能永远都不会到了。他明楼最大的优点就是:敌人不绝望,我亦不绝望。

就这么胡思乱想地熬到了下班时间。明楼婉拒了新政府派来的司机,自己开着车回明公馆。路遇平记,又顺手给阿诚捎了几袋他最爱的桂花藕粉。才心满意足的回家。

“阿诚,我等着你回来。”

正文终

作者有话说:说好的HE。正文部分就此完结,明天更两篇番外。番外不受控制,一甜一虐。

评论(6)
热度(51)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