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方圜番外终之祭灵

配着Andy Tubman的《quiet inside》。心如止水,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战士。

全文目录
 以下正文:

满营中三军齐挂孝
 风摆动白旗雪花飘
 白人白马白旗号
 银弓玉箭白翎毛
 文官臣头带三尺孝
 武将官身穿白战袍

《祭灵》中这一幕,是楼诚二人曾料想到的最好结局。自打入了行起,全身而退,注定是绝无可能。更催飞将追骄虏,莫遣沙场匹马还。若是有幸马革裹尸,为国捐躯。也算是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起码不是顶着汉奸的头衔倒下,不是顶着汉奸的头衔入土。他们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为了祖国浴血焚身,战斗潜伏在敌人心脏的拳拳赤子。
 立往生,从来就不是一种诅咒,而是求而不能的奢望。他们注定带着世人的怨恨和唾骂,万箭穿心而死。即使是这样,也是为而国死,死得其所。他们的终章早已被历史写上。学不了西楚霸王,成不了五代彦章。举不起横刀天笑,留不住肝胆昆仑。如今,只能在冷枪暗箭中踽踽独行。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是了,这天大地大,何处不是战场,哪里没了终章?幸好,他们还有彼此。
 明楼虽是坚定的革命者,也曾感叹。每个现实主义者的内心深处终究还是被浪漫主义情怀所占据。奈何世道不太平,山河破碎风萧索。终究不能携手阿诚做闲云野鹤,赋诗折花。不能奔赴沙场,横刀立马,快战一场。只能潜伏在敌人身后,匹马成梁州。待到驱尽阴霾,兀自归乡踏浪,却被同胞冷箭,钉死在耻辱柱上。

若问私心与来世?来段秦腔又何妨?

臣不学三国诸葛亮
臣愿学归山汉张良

也罢,风清月白舟一筏,何处不是家?

番外终

后记

我们私心里愿他们安好,但自古忠义两难全。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两人若能同生共死,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作者话好多:

这篇番外是我私心认为楼诚的最终结局,身死人手。想想那些当年远赴台湾的地下党的结局,寿终正寝这四个字,对我们而言触手可及,对他们而言却遥不可期。注定是一死,或痛苦,或幸福。又幸好,死从来不算是悲剧。
 至此《方圜》一文全部完结,暂时不会开同人文的坑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发文就献给楼诚,以黎明之前为始,祭灵为终。如此甚好!将暂时封笔,专心眼前事。待来日方长,江湖再见吧!总之,谢谢大家半个月来的支持鼓励,建议和鞭策。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谢谢你们!还有想说的都在《关于写文二三事》里了,等会就把重新润色修改注释做成合集TXT的《方圜》,发百度云分享,大家可以自取。最后,再次谢谢大家!三鞠躬。

此贼睡卧真潇洒

于乙未年十月初九子时 雨


评论(9)
热度(17)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