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击鼓

上海隆冬,大雪。

大年夜的街头,早已没了旅人的踪影,人烟寥寥,行色匆匆。昏黄的路灯忽明忽暗,照得人影依稀山河破碎。远处隆隆炸裂之声不绝于耳,不知是爆竹烟火,还是冷枪热炮。空气中只闻寒意肆虐,却又暗藏波涛,汹涌澎湃气啸干云。和着硝烟铁锈味将初雪染赤。带着一丝血的温热,片片斑驳化作殷红,在关山上流淌,滴尽。

惟楼诚二人不为所动,以遗世之姿,负手而立,踏雪归霜。明知此生,生难相守死难同穴。却仍沿暗巷径直走远,不再回首。

世人向北吾往南

世人归家吾背井

世人团聚吾对影

世人白首吾抔土

明知难得善终,仍祈维斯伊缗。

明知此生辜负,仍求许生吉士。

明知痴心错付,仍允死生契阔。

明知身死人手,仍愿霜雪满头,也算白首。

《诗经》有云: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评论
热度(6)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