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凌李]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Chapter.1

凌远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

合着是一个尽职尽责爱岗敬业的好院长,敦亲睦邻友好共处的好邻居。却在医院里,社区里,如一抹孤影,独自为伍。

凌远处事以刚为纲,以刚克钢。平日行事,不免矫枉过正,反倒显得过犹不及。落得个伤心劳力,损人害己的名声。最后却还是两手空空,孑然一身。

可凌远觉着挺好,他享受着一人为战,四面楚歌的孤独。

看似威风八面,实则一人为伍,有人甘之如饴,可行?

凌远第一次遇见李熏然是在个阳光大好的清晨。

阳光穿透玻璃窗,散射在李熏然的侧脸上。光影不止,灿烂不休,照得每片肌肤都回赠以善意,支离了阳光,破碎而柔和地拂过李熏染的每寸面庞。犹如被晨雾弥漫的海上初升之时,光影碎片中依稀可见一半是明亮,一半是黯淡,却在一处合流融汇。衬得水亮的眸子,灿若星辰。整间病房都陷入一片光洁之中,神圣得不可方物,又不似冰冷疏离的隔阂。让人不自觉地想亲近。李熏然本是看着窗外,听见开门的声音,习惯性地回头朝来人一笑。凌远在逆光中看不真切,只能就着柔和的光圈,模糊地勾勒出李熏然的线条轮廓。灼灼的日光仿佛也成了陪衬,不如李熏然的美好。他看不清病床上人的表情。但他知道,李熏然一定笑了。

凌远就突然应景地想起张爱玲的一句话。

生命中是否会有一个人,当你第一眼看到他时,你已经知道,就是他了。这时,你微笑的眼睛望着他,笃定地说:“你哪里都别想再去了!”

熏然,你哪里都别想再去了!

凌远心底好似有什么被触动了,争着嚷着要浮上心头。不禁上前,伸手拂了拂李熏然额前散落的碎刘海。倒是李熏然惊地一缩,之后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冲着自己友善地笑了笑。

“是凌院长吧?您好,我是C市刑警支队的李熏然。这次受伤承蒙您的关照,不然就得被局里追封为烈士了。”

凌远为李熏然的乐观开朗所动容,这命悬一线的惨事,鬼门关前一日游,能自己主动拿出来说嘲解闷,心得是多大呀。

共处一室的二人,四目相对,近在咫尺。而自己离他身上的光源到底有多近,有多远呢?

如果李熏然是光,那么他并非能畅通无阻一路照亮自己的心底,而需披荆斩棘上下求索。这寻光之路又到底苦了谁?

“您好,李警官。我是凌远。你不用这么客气,直接喊我凌远就可以了。“

“好的。那你也直接喊我熏然就行了,别见外。”

李熏然从善如流。

若问之后,两人一切从简,顺理成章。医生与刑警,住院病人与医院院长。开始相遇,相识,相熟,相知。

终是到了李熏然出院的那天,李熏然和凌远心中都苦苦寻思,如何才能不在这医院大门前断了日后的联系。明明是来日方长,却衬得今宵苦短。偏生两人俱不知如何开口,支支吾吾,东扯西扯,不愿分别。最后,两人在冬阳环抱的医院门前傻杵了一下午。从婚姻爱情说到事业前程,从父母兄弟扯到街坊邻居,从新闻时事聊到运动赛程,从天气预报谈到农历节气。最终还是互相道了再见。尘埃落定。又独独忘不了心底的悸动。藕断必将丝连,若丝不连,心里也被这残节藕面搔得心痒难耐,渴望又自持。

两人如此踟蹰犹豫,按理说,难以为继。但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的确,缘分就是月老的恶作剧。都只知“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却不知,这世上有种情愫,“断了没断,必然受乱”。

凌远虽每日早出晚归,却也在电梯里听闻邻里之间闲聊,说到自己对门迁来了一位新邻居。

这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凌远却秉持着“邻而远之,照临四水”的原则。自然不愿多去结交走动。

没料想,隔日清晨准备开门上班,却意外瞥见了自己这几日来心心念念的人儿。

命定之事,缘分难求。

如果说,住院休养的时光让二人相知相逢,那么互为邻里的日子则让二人感情迅速升温,相爱相守。终是戳破了那层不堪一击的窗户纸,爱得尽情肆意,酣畅淋漓。

命运的抉择,违抗不得,两人满足地叹息。


TBC

评论(16)
热度(206)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