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凌李]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chapter.3

看着眼前精致丰盛的晚餐,逐渐在冬日了失了温度。犹如两人失温的爱情,终是被寒意笼罩。

李熏然不由鼻尖一酸。凌远竟是连一顿饭的时间都等不了,就给自己判了刑。他说, 

“熏然。我没办法再逃避下去了,何况逃避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你我都清楚,我们之间出了问题。” 

李熏然听罢,欲慌忙开口告诉凌远,自己已经向队里申请了休假,年后两人可以出去走走散心。 

“凌远,我……” 

可凌远却摆摆手,示意李熏然听自己说完。李熏然便乖乖地噤了声,不再多言。 

“熏然,你听我说。我现在工作很忙,你也是。我们虽同住一个屋檐下,却越来越疏离。别说吃饭约会,就连好好见上一面也不容易。你看这屋子。三年前你我分别买下了对门的房子,在一起后就干脆打通了墙,合二为一。现在呢,墙是没了,但我们之间却像隔着无数堵墙。你看这房子是不是在不知不觉中自然化为了两半,楚河汉界,割据一方。你吃你的,我睡我的。你写你的总结,我看我的报告。左边是你的天地,右边是我的空间。连衣服毛巾都分隔两地。你我明明隔得这么近,却又那么远。咫尺天涯,就是我们这样。熏然,你感觉到了吗?我有我的追求,你有你的抱负,我们不可能为彼此停留。而现在,我年纪越来越大,心里也想着安定下来。你我总是各自为政,终究难以风雨同舟。昨天,我们还爱得那么热烈深刻。一觉醒来,又仿佛那是上辈子的事了。熏然,我总觉得你还小,该捧着宠着,但是越来越力不从心。而你岁数也的确不小了。也许,我们是真的不适合彼此,而三年的时间最终让我们看清了现实。所以,熏然,我们分手吧。” 

凌远一口气说了很多,说得李熏然也跟着喉咙干哑起来,撕扯着疼得紧。颤抖着开口想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就只是默默地干坐着,甚至手里还拿着双未动的筷子,终是抬不起千斤重的头颅,去够凌远失望离开的背影。


TBC

评论(12)
热度(84)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