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凌李]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Chapter.4

李熏然这次彻底慌了神,凌远的言辞和态度无一不证实了分手的严重性。原来,只有自己才傻傻地以为,床头吵架床尾和,而凌远是真的想分手。自己要告诉他的惊喜还未出口,就没了喜。李熏然心里何尝不明白这段感情终究是凌远包容自己较多。但自己对凌远的感情又如何不真挚?他是自己全心全意用尽心力爱着的人,难道感觉不到吗?如今三言两语就给三年的爱情判了死刑,心里又该是何等滋味。 

凌远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似的,将屋子里的东西都收拾了干净。全部打包带走,不留一点痕迹,半分指望。 

哀莫大於心死,心碎没过情深。

李熏然突然觉得窒息,这屋子里的空气随着凌远的离去仿佛被抽空殆尽。肺叶疼得要炸裂,每一个肺泡都叫嚣着呼吸。浑身却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在一片寒意中汲取着热量。只得逼着自己逃离,踉踉跄跄地奔出门去。没有凌远的地方,就没有呼吸。 

李熏然拼命在心底垂死挣扎,自己要去找凌远说清楚,我不想分手。 凌远他只是累了,凌远他只是不知道自己的计划,一切会好起来的。

Everything will be fine,

won´t it?

李熏然开始每天按时来医院站岗,就着凌远的时间想好好谈谈。可是凌远既不接电话也不回信息,李熏然即使来了医院也见不着他本人。总是在寒冬里徒劳无功的奔波。 凝视着眼前热气腾腾的烤红薯摊,李熏然神色不禁黯了黯。

两人平日里工作繁忙,凌远若是准时下班就先去超市里选购一大车食材,回家给熏然准备营养爱心晚餐。倘若是熏然队上不忙,提早下了班,则会去附一接凌远下班。熏然也不耽误他工作,就站在医院的拐角等着他。估摸着凌远准时下班的时间给他发信息,告诉他自己在老地方等他。李警官边等着人,眼珠子却直勾勾的盯着路边烤得糖液四溢皮面焦黄的蛋黄红薯,用力咽下口水又不由自主地眨眨眼睛,弯弯唇角。等到凌远赶来时,李警官的鼻尖都被冻得泛红,凌远则满是不舍地将熏然的手抓进了自己的大衣口袋。李警官也不反抗,由着凌远牵着。还贼眉鼠眼地把冒着热气的烤红薯捧到凌远眼前,像小狗似的可怜巴巴地瞅着凌远。李警官面上可怜兮兮的样子,口气却完全不像这么回事。颐指气使的使唤着凌院长,语气非常娴熟而自然。

“凌远,快给我剥个红薯,我要吃。”

凌远任命似的戳戳熏然的鼻尖,接下了烫手的烤红薯。

“你哟,懒得是……”

李警官则是一个人小声嘟囔着,

“我还不是怕你手冷,买个红薯让你暖暖手。谁稀罕一个烤红薯了。“

说完又悄悄地咽了咽口水,摸了摸肚子。凌远不但眼力好,耳力也是极好。边瞅着熏然的小动作,边竖起耳朵一句不落地听着熏然的小声咕哝。抿着唇笑开,极力忍着不自觉裂开扬起的嘴角。不想让怀里人知道自己的满心欢喜,不然这尾巴还不得翘到天上去。

但是,他喜欢。

“熏然,你不觉得今天我手特别暖和吗?“

李警官捣鼓着握着自己的大手,在自己掌心翻腾着。左摸摸,右捏捏。然后一个人又玩起他的手指,玩得不亦乐乎。好像是挺暖乎。再摸两下好了。

“你不问我为什么吗?“

李警官被冷风吹得有些发懵,呆头呆脑的,从善如流地问了句为什么。

“因为,为了更好地牵着你,温暖你呀。“

李警官被凌院长难得的厚脸皮臊得红了脸,狠狠捶了凌远一记。凌远早就被李警官的神来之笔训练出了惊人的反应速度。反手包住了李警官挥舞而来的拳头,顺势又塞回了大衣口袋。各自都没使全劲儿,就怕误伤了彼此。回到家里,得不偿失。凌远想着,自己好不容易在办公室把手烤暖和了才出来,最终不也是为了暖暖熏然吗?可别浪费了。

“来,熏然。张口,吃红薯……“

两人的甜蜜身影在李熏然的回忆里慢慢走远,定格,消逝。

雁过无痕,风过无声。


TBC

评论(14)
热度(92)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