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凌李]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Chapter.6

“熏然,L市有项特大案件,急需人手支援。预备从我们队抽调骨干过去。你意下如何?”

“我去。”

李熏然一口应承下来,然后颓然的继续坐在办公桌前发呆。只有将思维放空,无所事事,才能暂时忘记凌远。短暂的分别也许真的能让彼此更加冷静地思考这段感情的未来吧。

下班时间一到,李熏然就匆匆往家赶。一到家,大力抖着腿,把鞋子从脚上甩下来。随意扔在玄关,就赤着脚跑进书房,翻箱倒柜地找着什么。最后终于在一个档案夹里找到了心心念念的东西,抽出来一看,是厚厚一沓信。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大字——遗书,冲着视网膜戳去。

即使在和平年代,有很多从事高危特殊行业的人,过一天是一天,过一年是一年。永远不知道哪天会离开,明天会不会到来。显然,李熏然就是这群人中的一个,平凡而伟大。遗书,他都写得麻木了。以前,一个人写不觉得有什么,一腔热血的青年总想着舍身成仁。后来,有了凌远,李熏然开始惜命。即使有了危险还是冲在最前面,但事后想来也不禁后怕,想着活下来真好。还能见着凌远,真好。凌远没有成为烈士家属,爸妈不用领烈士抚恤金,真好。而今,凌远也走了,自己又是孑然一身,就更想活着。活着去找凌远,重新开始。

这样一沓的遗书是平时没事就写好的,每每和凌远的感情出现高潮和低谷,点点滴滴都被李警官写进了遗书。这世上,能把遗书当情书写的,怕也只有李警官了。后来,遗书越写越多,每逢重大任务时,就交一封给局里存着。一旦平安归来,又千方百计地将遗书找回来存在自家书房的档案夹里。他知道凌远永远不会发现这些,因为两人都相当理解尊重对方的工作性质,从不去翻阅对方的工作材料。如今,李熏然想效仿西楚霸王,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看似将这些遗书交付于凌远,来挽回感情的失分。实则是将身家性命都托付与他。凌远若是不受,他也无可奈何了。也许东施效颦,不得要领。但是李熏然已经无暇顾及了。这次去L市,不知道又是多久。他和凌远的感情本已到了穷途末路,而今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李熏然想了又想,既然凌远不愿接自己的电话,那写好信等着他回来看总是可以的吧。

李熏然不知在哪儿看过这样一段话:

面对一个不再爱你的男人,做什么都不妥当。衣着讲究就显得浮夸,衣衫褴褛就是丑陋。沉默使人郁闷,说话令人厌倦。要问外面是否还下着雨,又忍不住不说,疑心已问过他了。

这段话说得恰到好处,一如现在的自己。他认命又挣扎,拖着厚重的尾巴在烂泥潭里前行,不过还是为了凌远。电话打了又打,短信发了又发,也抵不过凌远的一次拒绝。又因为心底无处容身的爱,一次次可以忽略漠视了冷落。只是再多的爱,也有消磨完的一天。

终究还是写完了信,和一叠遗书整齐的分放在书桌上。踟蹰着要不要给凌远打个电话或是发个短信,想想还是算了,唇角蜿蜒出一抹自嘲的笑意。那扬起的弧度分明是笑着的,却达不到眼底。眼底回荡着的除了孤寂,就是彷徨。连稍许的痛楚都没有,只是无奈的摇头叹气。面对面都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却偏要隔着心与心的距离,借由手机里的三言两语打发干净。又怎么说得清楚,道得明白。

凌远,等我回来。


TBC

评论(17)
热度(121)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