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凌李]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Chapter.7

凌远这边却浑然不知李熏然的人事调动,只当李熏然终于接受了两人分手的事实。心里却不免一酸,揉揉眉心,陪着几个投资商继续把酒言欢。这些日来,自己内心一直逃避着两人的家,干脆搬了出来住在办公室里。不看就不想,大概吧。欺人如果还能令人宽慰,那么自欺则走到穷途末路了。

凌远在与李熏然的这段感情里采取这样的方式分手,多多少少受到了上段感情的影响。当年与林念初分手,就是两人大吵一架后,林念初摔门而去。凌远在家等了她一整晚,等到的却是第二天回来收拾行李的林念初。凌远是一点点看着林念初收拾东西,把所有的痕迹抹平,然后毅然走出了自己的生活。那段岁月,说不心痛,必然是假话。也许这样的情景发生在林念初身上,凌远还可以忍受,若是换做李熏然拂袖而去,凌远怕是要崩溃。所以凌远提出了分手,也不过是想让彼此暂时分开,待到两人都想明白通透了,心情平复了,再谈不迟。而不是像他和林念初当年一样,一气之下就决定了一生,之后再难回首。

只是自己说的不迟,不知时间允不允许。

况且,自己看不得熏然离开的背影。而熏然工作危险性高休息时间少,家里还是让他呆着,也能睡个好觉。总比他队里的行军床强。自己办公室好歹有个小套间,凑合着也就过去了。

另一方面的原因还是林念初。当年和林念初分手的惨况言犹在耳,很多事情没有说清楚,而如今也不必要说了。只是他和熏然已经处在分手之际,若是再让熏然知道了林念初的存在,那这个手怕是不分也得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己尽快处理就行了。旧日情人也罢,地主之谊也罢,知遇之恩也罢,总归是不能放任刚归国的林念初不管。先安顿好林念初,杏林分院的事也快告一段落了。到时休个假,再和熏然促膝谈心。那时冷静客观的评价这段感情也不为过。

凌院长算盘打得精。只可惜,这世界本就是卷着人走,身不由己,言不由衷。

要知道,锅扛不扛得,不在于扛锅人,而在于谁领这份情。若是熏然知道了,这锅扛了也算白扛。还平白讨了顿打。

一个月后,李熏然趁着L市案件告一段落,回到了C市。李熏然这次破了件大案,局里要给他开表彰大会。大会一结束,李熏然连警服都未脱,直接朝第一医院奔去。一路上忐忑不安,一月未见,凌远的气该消了吧。这一个月里,在办案空隙总是不由自主想起凌远,想起凌远那晚决绝地提出分手,想起凌远的拒人千里之外,想起凌远的不闻不问。甚至在抓捕嫌犯时也走了神,手臂被割出一大道口子,血肉模糊的样子甚是吓人。李熏然也没来得及多做处理,就回了C市。开完表彰会,又马不停蹄的赶去医院想见见凌远。哪怕只是一面就好。

这次,我会学着成为一个可以和你并肩前行的人。如果你想要一份安定的生活,我可以学着爱惜自己。不但成为一名合格的刑警,更要成为一个称职的恋人。我不是没想过,这次回来就申请内部调职,转为民警。我想过了,想了很久,想了无数次。但是,凌远,我不行。你有句话说的对。你有你的抱负,我有我的追求。其实它们并不冲突,如果爱是不断牺牲吞噬我们的信仰与虔诚为代价,那我们的确不应该走下去。凌远,我爱你,是因为我爱你完完整整的全部。你的宠爱和体贴固然是我爱你的一部分,但更多的是,我爱你的风骨和脊梁。我知道你为了实现心中的医改计划付出了多少。我知道你不愿意与那些市侩的商人虚与委蛇,我知道你违背自己的底线去做过一些不甚光彩的事情,我也知道你身不由己的牺牲了自己老师的事业,我还知道在附一,你已是众叛亲离。如今,你还想舍下我吗?我理解你奋斗终生的崇高理想,也希望你能认同我渺小的人生抱负。我们应该是相互鼓励支持的存在,而不是用一方的牺牲来成全另一方的伟大。凌远,你和我太像了,都是如此自私的舍弃一切,奋勇向前的人。有多少人在我们身后哭泣呼喊,我们却连头也不回。如果原本并肩而立的我们都要就此别过,那路我们还走得下去吗?凌远,我们是两个完整的个体。独立又融合,交互又孤僻。我们人生的前三十年根本没有交集,但是心中的大义却支撑着我们走过前半生,如今还会陪着我们老去。没有彼此的三十年,你我便只有心中的执着坚持。我知你懂你,但却不能在事业上帮你。甚至因为自身工作性质的原因,我不能许诺你一个安定的未来。

凌远,你看这世界,面上祥和安定,面下暗流汹涌。我们既立足于时代,顺着时代的洪流走到现在。却又逆着人流,各自为战。孤独的人有他们自己的沼泽。凌远,你是不是陷进去就出不来了?我虽然不能给你一个安定的生活,却可以在自顾不暇,四面楚歌之时,依旧伸出手来拉你一把。让你不至于陷得太深,离我太远。凌远,你懂吗?这才是爱。不是牺牲,不是成全,不是怯懦,不是自责,而是众叛亲离,我独南行;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凌远,我爱你,所以我不会要你放弃,更不会放弃你。


TBC

评论(31)
热度(115)
  1. 气泡水此贼睡卧真潇洒 转载了此文字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