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凌李]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Chapter.11

李熏然还没走出失恋的痛苦,又全身心的投入到L市刑警大队的培训之中。毕竟是初来乍到,有很多东西需要重新学习了解。李熏然向来不端队长架子,性格开朗外向,平易近人。没出多久就与新队友称兄道弟,打成一片。只是他心底有块挥之不去的阴影,阳光再大,也照不进的地方。前些日子,李熏然在出任务时走神导致手臂受了刀伤,因为凌远的事急忙赶去C市,之后心碎而归。每日想着念着将凌远驱逐出脑海,不顶用。倒是顺带着把手臂上的伤口忘了个一干二净。直到高强度的训练过后,结痂的伤口抵不住来回的撕扯用力,终是迸裂开来。血汩汩地流出,留在手臂,流过心间。完完全全浸透了训练服,和汗水混杂着,肆意蔓延。直到浓浓的铁锈味掩过汗臭味,扑面而来,李熏然才惊觉到疼。心里却自嘲着,血色浪漫,不过如此。

黄队看见李熏然的手臂惨况,脸顿时一黑。二话不说扯着李熏然就去了医院。李熏然快到医院才反应过来。

医院,凌远,凌远……

李熏然在狭窄的副驾驶座上奋力挣扎起来,吓得黄队一个漂移,将车停靠在路边。

“熏然,你怎么了?”

“我不去医院,黄队,我们回队里吧。”

“那怎么行,你这伤口必须处理,没得商量。”

“我真的没事。”

“我是队长,有没有事我说了算。”

“黄队,算我求你。我们回去,你帮我包扎一下,行吗?”

“熏然,你……”

李熏然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黄琛知道,李熏然他哭了。一位全市的战斗标兵在他面前无声地哭了。黄琛体贴的没有点破,给李熏然保住了最后的尊严。只是伸手摸摸李熏然的头,用尽毕生最温柔的语气安抚着李熏然。

“熏然,乖。你的伤口很严重,必须去医院缝合。我会一直陪着你,不要怕。“

李熏然听罢,慢慢安静下来,也没有答话。

黄琛知道他这是答应了,重新启动车子又上了路。

这一路上,两人没再交谈,各自陷入沉思。

李熏然在想,黄琛的语气像极了安抚自己时的凌远,带着宠溺和心疼。让人不自觉的就顺了他的意思,乖得像个得了糖的孩子。记得每次受伤时,凌远也是这样既强势又温柔的哄着他,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没有去医院处理,而是凌远亲手给自己包扎伤口。他身为刑警虽然免不了皮肉伤,但心底总归是怕疼的。每当这时,凌远总会臭着一张脸训人。“李警官,原来还知道疼!”嘴上虽然忍不住叨念,但手上的动作却更是轻柔了。自己也只得陪着笑撒个娇,也就过去了。凌远给自己包扎时,眉头总是不自觉的微微蹙起,抿着唇,仿佛在强忍着什么。手上的动作虽然依旧熟练而稳重,却蓦然让人有些心慌。像是被人扼住咽喉的窒息,李熏然在受伤时都没有这样凌厉的感觉。现在,却被眼前散发着强大气场的男人制服禁锢了。他伸出没有受伤的左手,轻轻环住了背对着自己在默默收拾着药箱的凌远。凌远的身体一僵,像是怕被熏然知道什么心事。

“凌远,对不起。”

熏然贴着凌院的后背,轻轻地开了口。怕吓到了眼前这个看似处变不惊临危不乱的男人。他其实不像外表那般坚强,他也有脆弱柔软的肚腹。只是大家以为他是铁打的铜铸的,无论如何伤害他,他也只是一声不吭地强忍着。久而久之,大家都以为凌远没有心。可如今,自己明明看见了凌远眼底的恐惧和脆弱,这是个需要好好疼爱温暖的大男人啊。熏然在心底默默叹息,自己这辈子算是栽在凌远手里了。谁让自己这么爱他。

“凌远,别怕。我在,我一直都在。”

药箱直直从凌远手中坠落,散落一地。凌远转身将熏然大力扯回怀中,甚至顾不得熏然的伤口,密密实实的缠着。凌远将下巴搁在熏然的肩上,下意识地寻求着安慰。熏然则会意般的一下一下拍拂着凌远的背,抚摸着凌远的头。这样一个睥睨天下的男人正在因为自己而恐惧担心,熏然感觉心底酸酸涩涩的,像是有什么抵挡不住了汩汩的流出。那一刻,熏然明白了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不仅为了自己收敛一身的锋芒,还让本就浑身是伤的躯体有了不可言说的软肋。那个本该无坚不摧的男人,如今学会了恐惧,学会了担忧,自己却看得心疼不已,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只能紧紧回抱住凌远,永不分离。

只是曾经的永不分离,抵不住时过境迁,终别离。

看着窗外倒退的街景,就像他和凌远的爱情在慢慢流逝消亡,而生活始终在继续。

黄琛在想,第一次见到李熏然就是在一个月前的街头,那天也像今天一样,外面下着绵绵细雨,让人的心也跟着低落失意起来。李熏然和局里的领导并排走在一起,挺直的脊背像一株挺拔的小白杨。脸上虽挂着灿烂的笑容,没有丝毫强颜欢笑的样子,却照不到心底深处的阴霾。那种竭力掩饰的失落和悲伤。即使眉头都没皱一下,却还是泛着浓郁的失恋气息。就是一瞬,隔着人海,黄琛喜欢上了李熏然的隐忍自持,为成大义而负重担当。颇有文天祥“予分当引决,然而隐忍以行”的风骨。喜他之所喜,忧他之所忧。到后来跟进案情时,愈发被其所吸引。渐渐地对李熏然上了心,有了意。竟连自己也没察觉半分,却总是若有似无地默默注视着李熏然。失神的李熏然,发呆的李熏然,工作的李熏然,吃饭的李熏然,玩闹的李熏然。只是后来李熏然急于赶回C市,黄琛想着,还是错过了。没想到,仅是一天之后,他在队里又见到了李熏然。而这次李熏然不再是来援助,而是正正经经的入职。这次,他不会走了。

车里的两人各怀心事。到了医院,黄琛陪着李熏然包扎上药,办理手续。等医院完事,将李熏然直接送回酒店之后便径直离去。

一个是借着另一个探寻着失之交臂的熟悉温暖,另一个是由着一个找寻着渴望不可及的理想影子。

明明是互相利用,又为何勉强说爱?


TBC

评论(17)
热度(116)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