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凌李]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Chapter.16

凌远半坐在熏然的床边,双腿没有完全放空,乘着一大半力。双脚触地的凉意让凌远心里涌现出一股踏实感,这一切不是梦,日思夜想的人又回到了自己身边。凌远下意识地垫高了腿,看着眼前熏然苍白失血的面容,他又多么希望这一切不过是一场噩梦。他一手紧握着熏然,沿着掌纹摩挲着他长长的生命线。一手捏着信纸角。哪端都不愿意放手,而那封信是熏然还对这份感情怀有憧憬抱有希望时留下的。

*凌远,

很抱歉,让你对我如此失望,以至于提出了分手。我今年二十七了,作为儿子,不成材;作为恋人,不成器。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分了手,感情世界崩塌了,就连工作生活也没了滋味。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得了抑郁症,行动思维迟缓,对一切事物都失去了兴趣。整个人像个小老头,只可惜不是你陪着我慢慢变老。我想,万念俱灰不过如此。我从未怀疑过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永远都是10.0环的靶心,我自己在哪却不知道。大概,我和你本就是一个靶位上的同心圆。我不是会耍浪漫的人,而且我觉得我们之间早已不需要那些花花绿绿的东西。但如今,我都想试试,只要能留住你。

凌远,求求你,不要走。不要分手好不好。

凌远,你知道吗?爱的形式与分量从来不是设定在我们心里,你遇上一个怎样的人。你便会谈一段怎样的感情。而我,爱上了你,就注定和一个男人谈一场永生的恋爱。所以,我从来没有纠结烦恼过我们相同的性别,这不过是我爱你的一种形式。

这些天我一个人起床,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回家,一个人睡觉。也许你会说,分手之前,我们之间就是这样的状态。其实不同,因为那时我知道,虽然我是一个人做着这些,但是只要我转身,背后就有你。想你的时候就抱抱你,我喜欢你一脸宠溺的惯着我,由着我。仿佛我就是个孩子,你却愿意把全世界都送到我眼前,不求回报。而现在,你不愿见我,我懂你的愤怒和你的痛苦。我们的职业太过相似,终究有一方必须退让,必须取舍,而我们事业心都太重。凌远,我如何不懂你。笑,全世界便与你同声笑;哭,你便独自哭。你总是一个人默默扛起所有,可是我早已不是个需要你遮风避雨的孩子了,而是可以与你并肩同行风雨同舟的爱人。你预见到的未来我也预见到了,也许前路漫漫,道阻且长。但有此一人,夫复何求。

凌远,你老是把我当做孩子,你说是那便是了。对于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而对于年轻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世一生。我们爱了三年,我爱了一辈子。

我走不出去了,凌远。

我知道你内心的恐惧,倘若有一天,我躺在了手术台上,我定然不会让你主刀。每次医闹我都在想,如果哪一天你犯了罪,我也定然不会接手这个案子。如果不幸接了,恐怕最后我会选择与你同归于尽,死要同穴吧。道德的坎我迈不过去,爱情亦然。凌远,我的爱情比你极端。不能同生,那就共死。所以,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呢?我在遗书里也写了,如果我遭遇不测,身负重伤,务必送去除附一以外的其他医院治疗。不在你的势力范围内就医,你会不会轻松点。我知道你不会,你还是会无限自责,如果我不幸死了,你的自责可能如一抹怨灵尾随你一辈子。你甚至可能再也无法主刀,你会觉得手术台上的每个病人都是我。凌远,我懂,我都懂,因为我又何尝不是。你不是没有担当,而是过于爱我。我的生死早已超过你的承受范围。又或者说,因为我的出现,你凌远不再是叱咤一方的凌大院长,而是唯愿爱人安好的普通之人。我是你的阿基里斯之踵,虽然我并不想。但不得不承认,凌远,你也是我的弁庆流泪处。凌远,你可知道。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若是未来我迈不过生命的劫数,你知道怎样做才不辜负我对你的爱。那便是即使没了我,也要好好活下去。

我们隐隐地担忧着远方,忧心着未来。只是,倘若我们分了手,我们大概连这份担忧和愧疚都没有了。两个全然陌生的人,又有什么好在乎的呢?凌远,你愿意我们成为陌生人吗?

凌远,现在我已经不怕了。因为,至少我们爱过。未来如何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身旁有你。我们又何须每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杞人忧天呢?我何须担心你成了我的犯人,而你何须担心我成了你的病人。我们不是应该感激上天的安排,最终还是落到了彼此手中,走完最后一程。所以我释然了,凌远。我平时爱犯浑的人都想明白了,凌远你为什么不呢?我突然觉得这个家里,我是小事迷糊,大事精明,而你是小事精明,大事糊涂。你看,咱俩多互补啊,天造地设的一对。

凌远,那你还想和我分手吗?

凌远,有些傻话,不但是要背着人说,还得背着自己。让自己听见了也怪难为情的。譬如说,我爱你,我一辈子都爱你。

凌远,L市最近有个大案,要从队里抽调人手。我孤家寡人一个便去了。只希望我回来时不再是一个人。

凌远,这封信边上是我为队里准备的遗书。没想到这次用在这事上了。不过,只要你能回,我也管不得许多了。你别被这两个字吓着,这是队里强行规定的。不过借着这机会,我可是把我们相爱的点点滴滴都写进去了呢。这么厚一沓,都能出一本十万字的言情小说了。想当初看这些有的没的,还不是为了追你这张万年冰山脸。一点情趣都没有。不过没关系,以后我来负责制造浪漫。我之所以把藏了这么久的东西给你看,无非是想帮你过度使用的大脑回回锅,重走这三年时光。我知道你也没忘,只是觉得是时候好好梳理梳理了。

这是我最后的绝招了。凌远,如果你看完这些还是要跟我分手,我也没办法了。分就分吧,我赶紧找下家去。我知道你肯定会像打翻的醋坛子,把我抓回来打一顿,让我三天下不了床。可是,凌远,你还会为我吃醋吗?

不开玩笑了,凌远,若是你真的觉得我们走不下去了。我不会为难你的。好聚好散,我何必把一个不爱我的男人绑在身边。都说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

去他的克制,凌远,你再考虑考虑,考虑完了再考虑,你是真的真的不要我了吗?

你要是真的和我分手,以后就没人给我做饭,让我撒娇,帮我穿衣,给我拥抱了。凌远,你舍得我吗?我知道,你要是舍不得就不会提出分手了。

算了,若是你不再爱我,任凭我死缠烂打也没有用,而你最痛恨这样了吧。为什么最后连分手都要让你恨着呢。如果你已经放下,我也会学着放手。

凌远,如果你还爱我,我就当这次分手是一种情趣。你就在C市安心工作,好好照顾自己,记得按时吃饭,别再折磨你千疮百孔的胃,就算为了我。等着我回来。如果你不爱我了,如果你不爱我了

 

凌远,无论怎样,祝你幸福。

凌远,你要记得。爱是,好就一起苦。

爱你的熏然*

凌远哭着笑着看完了手中的信,信纸的边角已经被揉得皱皱巴巴的。他把那叠厚厚的遗书仔细粘补起来,小心翼翼地安置在了抽屉的深处。既然是伪装成遗书的情书,就一定要等你好了,亲口念给我听。然后俯身吻了吻熏然的额头,

熏然,对不起。

都是我的自私懦弱害了你。

无论你要不要我回来,我已经站在了这里。

这次换我来等你,等你爱我。


TBC

评论(70)
热度(198)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