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凌李]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首先,致谢 @空-千树 。常怀感恩之心。这篇文涂涂写写折腾了一周多,感谢空-千树姑娘每次大半夜地陪着捉虫修改,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姑娘看得出,也是做事严谨的人。虽然我们有些想法会有冲突,但你的每一条建议都针针见血,字字珠玑。以前都是自己埋头写文,如今感觉有人指点帮扶,共同探讨剧情的走向和人物心理活动,真的挺好。非常感谢姑娘的帮助,才有了现在几经修改后的文章。

个人认为爱情出现的最惨方式就是在张爱玲的笔下。以前看不懂,现在不想看懂。她笔下的故事都带着莫名的狠厉决绝和阴沉压抑,而我们却是冷眼看悲凉。大概是她把爱情看得过于透彻吧。
而我想说的是每个人对于爱情的理解和角色的塑造是完全不同的。 
譬如说,凌远这个角色。我多少觉得即使他被塑造得多么可怜凄惨,有些东西是无法掩饰的。对,就是深入骨髓的那些。在我看来,凌远多少是有些性格缺陷的。说白了,他是有阴暗面的。凌远,他相信人,但从不相信人性。这点与李熏然的人设截然不同,所以李熏然的人设虽讨喜却算不得特别丰盈立体,人若完人,缓称神嘛。 
明楼和凌远这两个角色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一致性,而黄志雄的角色则是印证了他们背后被刻意隐藏的特质。凌远的阴暗面不是黑化,而是人物性格中难以逃避的存在。这年头,谁心里没个执念呢?而我的笔下将这样的阴暗面理解成了某种防御机制,外化为消极抵抗。凌远本质上是不如李熏然坚强的,没错,实际上李熏然这个非常正面的形象,在最关键的时刻是会比凌远更为坚强不屈。所以对待李熏然,在一些情况下他选择将逃避作为一种自我保护的结界。因为,阴暗面或者性格缺陷,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人的消极心理作祟。在原剧里凌远是可以为心中理想牺牲所有,包括自己。那么为了不再重蹈覆辙,凌远的人设与原剧就会有所出入。凌远其人,我不能完全按照他本来的脉络写,而是去挖掘和李警官相处时是怎样的人,要知道李熏然不是林念初,那么他对李熏然的相处方式就该与剧中呈现的截然不同。爱情不是取决于何种方式相爱,而是取决于你爱上的是谁。 而李熏然为什么会爱上凌远呢?作为爱人的凌远,其实不如大家想象中的完美无瑕,甚至是极端自私的。请原谅我的用词,在我看来。敬业如凌远、李熏然,在某种意义上无非就是在凌迟着家人爱人对他们的爱。可是,他们还是爱上了。

记得《倾城之恋》里有这么一句,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那么你就会原谅现在的我。

以我手写我心,这大概就是我笔下的凌李。 

两个无神论者,在“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这样一个沾染着佛教《三世因果真经》中因果报应论的大前提下,被机缘巧合不幸砸中的烂俗九流小故事。

业、因、缘、果、报。自作自受,共作共受;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涅盘经》说:"业有三报,一现报,现作善恶之报,现受苦乐之报;二生报,或前生作业今生报,或今生作业来生报;三速报,眼前作业,目下受报"。我只说一现报,且权看二人如何现世现报。

注:全文有多处化用或引用张爱玲、三毛、钱钟书等20世纪及20世纪之前古今中外大家的经典名句。其中不乏古诗、现代诗、散文或小说及歌词。因分布较散,且多为吟诵牢记之句,写作之时不免浮现一二。文中并未一一标注,不适者慎入。


评论(9)
热度(91)
  1. Angel__筱筱此贼睡卧真潇洒 转载了此文字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