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凌李]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Chapter.18

凌远最近总是在熏然的病房里看到同一抹身影,今天,他又来了。

“黄队长,你又来看熏然。”

“是啊,凌院长也来巡视病房。”    

“是啊,黄队长这样两市奔波挺累的吧?”

“没事。这次破了鲜花食人魔的案子,局里放了我们长假。熏然伤成了这样,又不能让他家里人知道,只有我能照顾熏然了。”

“哦,黄队长对熏然的事可真是上心啊。”

凌远的脸撞见了黄琛,就像打了肉毒杆菌,整个人连带着表情都僵硬别扭起来。眉头却丝毫不受影响似的,皱得老高。

黄琛不好意思地捋捋头毛,像个大男孩似地嘿嘿傻笑了几声。

凌远听得心里有如千钧压顶,熏然,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凌院长,您忙。熏然有我照顾就行了。”

凌远嘴里虽应承着,脚下却不愿挪出病房半步,安然自得的随着黄琛坐下来不走了,果真是身体比嘴上诚实了许多。顺道打探了熏然最近几个月的情况。心越听越凉,越听越沉,越听越痛。还是自己害了他。凌远扪心自问,自己为什么这么残忍,这么自私,这么无情。黄琛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几个月的生活点滴,凌远却是听不下去。招呼也没打,犹如离弦的箭矢,径直冲出了病房,只留下一脸茫然的黄琛。

两天后,熏然醒了。

凌远刚接到消息就急匆匆地朝病房跑去。却在病房外,看到了永生难忘的画面。四肢的血液仿佛被瞬间抽干,胃痉挛似的绞痛着,主刀的黄金右手不自觉的颤动着。

病房里,黄琛直挺挺地立在病床上半搂半撑着熏然,而熏然则似久睡刚醒的脱力,柔顺的轻偎在黄琛肩头。黄琛手足无措的篡着根棉签,小心翼翼地湿润着熏然的唇瓣,如获珍宝似的表情让熏然微微勾起唇角。窗外的清风吹拂着阳光肆意地洒在二人身上,静谧如画。

凌远撑着墙面吃力地侧过身,拖动着虚浮的脚步,失神颓然的离开了病房。房内的二人毫无察觉,仿佛外面的世界与他们脱了干系。

熏然还是离开我的世界了,从此这世上我凌远又是孤身一人了。  

一个人等着天明,一个人熬过漫漫长夜。

兜兜转转一圈,自己还是一无所有。 

当我已经习惯了并肩作战的默契和依靠,如今却又要单人独马,一人为伍。

当我还在贪念你给予我的幸福和安宁,如今又被连根拔起重陷沼泽。

当我的怀抱熟悉你的温度和心跳,如今却只有一片冰冷和凉意。

当我的空间充斥着你的气息和影子,如今却空无一物。 

熏然,你要我如何放手? 

凌远想起半年前在餐桌前和熏然说分手的场景。历历在目,犹言在耳。  

凌远,你活该!  

凌远万念俱灰,还不忘在心底狠狠地讥讽着自己。像是疼得还不够似的,又自虐似的强迫自己想起熏然留下的纸条。 

凌远,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是了,我凌远有哪里好,又有哪里值得爱。熏然那么好的一个人,我有怎么能独占他的美好。可是,即使我再自私凉薄,我再怯懦软弱,我还是不能放手。 

熏然,对不起。原谅我的自私,我不能放你走。 

我的爱不是伟大无私的成全,我的爱是自私自利的占有。 

 

TBC

评论(28)
热度(116)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