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凌李]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Chapter.19

凌远离开熏然的病房后,径直来到精神科。

“李主任,我想了解一下李熏然警官现在的情况。一般来说,在重大刺激性事件后,人容易患上PTSD。但是我毕竟不是心理方面的专家。还是想请教您详细情况。”

李主任看着眼前略微慌乱却暗自压抑的院长,心下一片了然。

“PTSD是因人而异的,并不能说受到创伤后就一定会出现应激状况。或者,这种应激性外化表现并不严重,只是出现短暂的失眠焦虑等情况。还有一种情况就比单纯的创伤后应激障碍更严重,就是患者行为意识正常,社交生活也没有出现任何障碍,看似与旁人无异,但实际上是患者将创伤内化了,将会对其心理健康甚至人格结构产生深远的影响。如果是后者,那么情况将相当棘手。不过,在我看来。李警官身为刑警,从身体素质到心理素质应该比常人强大。而且他们应该会定期接受心理方面的团体辅导,总的来说我个人比较看好李警官的情况。当然了,这次李警官遭遇的案子非常特别,对方有尝试催眠李警官。所以并不是正常意义上的PTSD。不过,催眠并不像影视剧集里描述的那样夸张和万能。每个人的催眠感受性是不一样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被催眠成功。这与一个人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所以每个人心理受暗示程度是不同的。换言之,李警官极有可能并没有被犯人催眠成功,或者层次较浅。你知道我主修的是精神分析学派,所以在我看来李警官平时的生活经历和童年经验都会对李警官的情况造成一定的影响。当然,这一切必须要经过多次访谈后才能下一个具体的结论。现在妄言,还为之过早。”

凌远听完李主任的话,心里的石头算是卸了一半。却还有一半在心头晃悠,让人不由的心慌。略一沉吟,还是开了口。

“李警官在昏迷期,口里一直重复念着同一个词,是什么情况?”

“也许是李警官的潜意识在防御机制松懈的时候,浮现在意识领域了。或者说他长期被压抑的本我被释放出来,可以理解为焦虑达到峰值后,内心渴望的一种释放,一种原始的冲动。你也知道,本我是一切心理能量之源,本我按快乐原则行事,它不理会社会道德、外在的行为规范,它唯一的要求是获得快乐,避免痛苦,本我的目标乃是求得个体的舒适,生存及繁殖,它是无意识的,不被个体所觉察。所以他所说的这个词是依循快乐原则的,他内心最渴望同时也是最压抑的自身能量源泉。这个源泉与自我冲突,造成焦虑,但同时又提供力比多也就是能量来支配人的行为意识。可以说是,这个词绝对主导了李警官的精神世界,他却不自知。不过,按照李警官现在的情况来看,他说的这个词应该在催眠的时候对他造成了很深的痛苦,是他极力想要压抑忘记却无法遗忘忽略的事物。如果犯人真的成功对李警官实施催眠,那么最后压垮他神经的应该就是这个词。”

凌远闻言,心里不免撕扯的疼,又像被巨石压抑着,喘不过气。却还是执着地问出了口。

“那么这个事物如果现在出现在他面前,会对他造成什么负面影响吗?”

“这个不能妄下论断。既然是他痛苦压抑的,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必然也将是他渴望期盼。这两者之间是相互转换互为因果的。李警官也许会因为这个事物的出现,从现在的状况中脱离出来。也有可能受到极大的精神刺激,加重病情。一般情况下,任何一种事物都可能刺激到病人衰弱敏感的神经。我不建议让李警官看到他在昏迷中提及的事物,也不建议那个事物主动出现。那样容易对患者造成二次伤害。当然了,我的治疗方案是相对偏保守的。“

现在有什么针对他病情的治疗方案呢?”凌远急切地询问。

“有几种方案可供选择。主要还是看李警官自己的意志力。我们可以采取暴露疗法。这是见效最快的一种方法,当然高收益伴随而来的就是高风险。这种治疗方法副作用非常大。不成功便成仁。或者我们可以采取系统脱敏的方式,一步步来让李警官适应刺激源。其实,按李警官的情况而言,我估摸着李警官昏迷时应该是说的人名吧,而且还是爱人的名字吧!”

凌远一惊,没有反应过来,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

李主任但笑不语,继续说到。

“如果我猜测没错,李警官应该接受的是家庭治疗,还有他的爱人也要一起。如果是出于私人建议,而不是纯粹的工作关系。我的建议是不要让李警官服用任何精神类药物,这是我的忠告。”

李主任拍了拍眼前这位年轻院长的肩膀。反光的镜片遮住了带着笑意的眼睛。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哪时看过平日里八风不动沉稳内敛的院长显露出如此惊慌失措的模样。自己又不是食古不化之人,何况心理学领域早就将同性恋划出精神疾病之外。真不知道有什么好掩饰的,我也是过来人嘛。现在的小情侣真是,李主任笑着摇摇头。

院长难过警察关。 


TBC

评论(26)
热度(97)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