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凌李][楼诚]番外

“熏然,你说你以前瞒着我,把那么厚一沓遗书藏在书柜哪儿了? ”

“你猜猜看 。”

凌远仔细研究起自家书柜来。因为工作使然,两人的书和资料文件都是分开存放的。出于对彼此的尊重和信任,他们也没有翻阅对方文件书籍的习惯。凌远今天才算是第一次翻看熏然这头的书柜。 

一本残破泛黄的原文书籍吸引了凌远的目光。 

“诶,熏然,这不是你风格呀? ”

凌远嘴上打着趣儿,一边小心翼翼地将旧书抽出。 

眼前是一本上了年头的旧书,看样子有百来年了。除了封面有些缺损,书籍整体保存还算完整,就书内折角来看,原主人应该是经常翻阅的。如果一本经常翻阅的书,时隔这么多年还能保存得如此完好,想必原主人定是十分爱惜的。 

《NABASIS》(《亚历山大远征记 》)

“熏然,这本书你在哪儿买的? ”

熏然扫了一眼凌远手中的书。 

“有次去上海出差在旧书摊上淘的。我记得那时候我们刚在一起。说来也奇怪,我明明连封面标题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心底却愈是急切渴望地想买回来。有一种此生辜负,若有来生的沧桑之感。总之,是不想再错过了。老板急着转手卖出,我看着价格也还公道,就买了回来。之后,就随手搁书柜里了。要不是你今天翻出来,我都早忘了。凌远,你知道这是本什么书吗? ”

“希腊文原版的《亚历山大远征记 》,还是十五世纪的巴黎古抄本。”

“凌远,你还懂希腊语? ”

熏然一脸崇拜敬仰地看着自己,凌远觉得心底仿佛有什么东西不受控制地挣脱出来。 

摸摸熏然的头毛,熟练地把他揽入自己怀里,但笑不语。 

“熏然,你知道马其顿帝国的亚历山大大帝吗? ”

怀中的小脑袋蹭了蹭自己,点点头又摇摇头。 

“知道一点,但不是很了解。 ”

凌远又顺了顺熏然的头毛,像是讲睡前故事似的哄着怀中人。 

“熏然我给你讲个故事。关于亚历山大大帝和他的同性恋人赫菲斯提安将军......”

时间既在现在流逝,亦在过去流逝。 平行的宇宙,在不同的时空交错重合,上演着一幕幕悲欢离合。

建国后,明楼按照大姐的遗愿成家立业,做了个平凡普通人。没过几年,阿诚也娶了媳妇,而媳妇正是明楼妻子的同胞妹妹。

明楼问阿诚,他是真的爱那个女人才娶她吗? 

阿诚微微撇开了头,过了良久,才直视着明楼的眼睛反问到,

“大哥,你呢?也是因为爱才娶的她吗? ”

明楼亦没有回答,也不能回答。 

“大哥,我只是想我们虽然没有血缘,但若是我们的孩子有血缘也算是此生无憾了。 ”

明楼看着阿诚的执着和隐忍,还有无尽的遗憾。 像儿时般宠溺的笑了笑,捏捏阿诚的鼻尖。 

“你啊。 ”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后来,明楼和明诚谁都没有留下子嗣。 

大姐,娶妻成家,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已经是我最后的底线,延续香火还有明台。我实在是不能继续辜负他了。 

再后来,阿诚先走了。明楼还是坐在那个共同经历了岁月变迁的书房沙发上,喊着阿诚。喊了一声又一声,本以为那个身姿挺拔的少年还会像当年一样,毕恭毕敬地站在自己身后,笑脸盈盈地回他一句,

“大哥,我在。”

时光荏苒,如今回应他的,永远只有无言的空气和满室凄清。 

明楼用苍老的手带着岁月的痕迹,轻轻抚过书末页上,手写的一行苍劲有力的法文。书是还在巴黎留学时阿诚送的,字是自己亲手写上的。

Victoire révolutionnaire

革命胜利

明楼深情地凝视着墙壁上挂着的《家园》,仿佛陷入了回忆过往。良久,当风都静止的时候,他微微颤抖着在书的末页提笔写下最后一行字。 

凌远依旧抱着已然熟睡的熏然坐在床上,昏黄的台灯使得周围一切都陷入温暖安详之中。全然没有书中的战火纷飞,狼烟四起。 

凌远翻到书的最末页,细细地摩挲着那行模糊褪色的字迹,回忆着那段炮火连天的岁月。 

Εάν επίσης έχει το επόμενο παραγωγή

阿诚,

若有来生。

-----------------------------------------------------

①明楼在巴黎留下的字是“革命胜利”,说明两人其实已经互通心意,却未点明。明楼算是许下一个承诺,待到将来革命胜利,两人就在一起。可世事无常,身不由己,明楼遵循大姐的遗愿和明诚各自成了家。两人终究只是心意相通,却不能相容,将这份爱恋永埋心底。所以,明楼在辞世前又许下另一个诺言,若有来生。

②明诚选择娶明楼妻子的妹妹,是来源于亚历山大和赫菲斯提安的故事。并不是像明诚自己所说的那样,因为他和明楼虽为兄弟却无血缘,所以想让他们的孩子有真正的血缘纽带。而是因为他永生都不能和明楼真真正正以恋人的身份在一起,只能看着彼此娶妻生子。而两个人相爱都是如此困难,遑论两个男人更不可能有他们自己的孩子。所以,如果明诚娶了明楼妻子的妹妹,那么明诚的孩子和明楼的孩子算是有了某种血缘上的联系,就像他们两人的孩子一样。而明楼是明白明诚意思的,可是两人最终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不留后嗣,算是对这份爱情的执着和忠诚吧。

③也许有人会问两人为什么不选择出国。我想说,两人是为了自己信仰和大义付出一切的人,在我心里,他们不会选择出国。生于斯,长于斯,埋于斯。还有,明楼和明诚私下是如何称呼对方妻子的,也可以表露出对彼此的情意。

④明诚在巴黎送给明楼的是十五世纪巴黎古抄本的《亚历山大远征记》。明诚其实是自比赫菲斯提安,将明楼比作亚历山大。这两人可是古希腊时期最为著名的同性恋人。而且赫菲斯提安和亚历山大从小一起长大,师从亚里士多德,两人算是青梅竹马。这辈子从未分离,包括死亡。在赫菲斯提安死后数月,亚历山大在壮年突然辞世,随赫菲斯提安而去。也算是生死相随,终得圆满。明诚自比赫菲斯提安还有个原因,赫菲斯提安是亚历山大的右辅和将军,常年随亚历山大征战四方,寸步不离。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亚历山大娶妻纳妾,其实亚历山大没有封后。最后,亚历山大逼着赫菲斯提安和自己一起迎娶了一对波斯公主姐妹花。其实,明诚也是告诉明楼,他可以理解这世道也理解明楼的任何决定,甚至是娶妻生子。值得一提的是,亚历山大最后也没有子嗣。(喜欢的姑娘可以戳,非历史向。)


家国天下,最是两难全。

只盼得,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若有来生。

评论(23)
热度(129)
  1. 醒来觉得甚是迷霍此贼睡卧真潇洒 转载了此文字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