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凌李]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Chapter.21

熏然这厢刚醒来就知道自己还是落到了凌远的地盘。四周熟悉的摆设和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味道,他知道凌远来过。甚至在昏迷中,也曾朦朦胧胧听到凌远的忏悔和自责。只是为什么自己醒来第一眼看见的人不是他。 

他李熏然认栽了,谢晗折磨囚禁他这么久,无非是让他认识到:

他爱凌远,无论如何都爱。他试过了,甩不开躲不了逃不掉。他可以欺骗任何人,但他欺骗不了自己。他要凌远,就只是凌远。其他谁也不行。 

在囚禁期间,谢晗并没有完全成功催眠自己,陪着他演演戏也是可以的。在他用尽全身意志与谢晗对抗时,他脑子里唯一的杂念就是凌远,但心里唯一的动力也是凌远。

他豪赌了一把,赔上了自己的爱情。

凌远,我认输了。 

爱情里哪里有输赢对错。只有爱或者不爱。 

熏然游离的眼神终于聚上焦,眼前出现的却是黄琛的脸,眸光顿时黯了黯。他挣扎着想起身,黄琛见状赶紧小心翼翼地扶他起来,让他慢慢靠在自己肩上。熏然想挣开,却又因为虚弱的身体而使不上劲儿。他记得每次住院时,睁开眼就能看见凌远。凌远也许握着他的手在打瞌睡,也许在病床边处理文件。但是,第一眼熏然总能看到他。看到他,就能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脱离危险,就可以卸下所有防备安心地入睡。但是,凌远不见了。眼前的人不是凌远。

凌远不会用自己的臂膀撑着他,而是会用爱意和信念支撑他。凌远会仔细地把病床慢慢调高,再塞两颗自备的羽绒枕,让自己靠着舒服,缓解脊背的压力。毕竟靠在自己怀里虽然温情脉脉,但总归是对病人不好的。院长有院长的坚持,缠绵的拥抱可以留到回家。凌远还会用湿毛巾温柔地擦拭自己的睫毛,昏迷的时间太久,眼睫不免黏在一起,扯得生疼。凌远还会从家里带睡衣来更换,因为自己讨厌医院提供的病号服。等自己身体情况允许了,凌远会牵着他去外面花园散散步,因为凌远知道自己待不住。与其看着人偷溜出去不放心,还是放在自己身边时时刻刻守着安全。

而这些,只有凌远知道,只有凌远会做。

当黄琛为了照顾自己忙里忙外的时候,熏然只想着为什么不是凌远。

又想着他,又见不到。日复一日的思念,日复一日的煎熬。

凌远,因为你曾经在我的世界出现过,所以其他人都成了将就。而我不愿意将就。你为什么还不明白,我想要的也不过是想再看你一眼,再见你一面。经历了生死,你为何还不懂,你为何还要逃?

看着护士送进来的保温桶,熏然知道凌远就在门外,却不愿意进来。那送这个来又是什么意思?凌远,我不是林念初。这是我买的保温桶,你给林念初送过饭,现在又要来送我。我李熏然在你心里就这么廉价,这么卑微吗?这是你对我的惩罚吗?因为我不够重视你?因为我忽略了你?因为我深深地爱着你?

李熏然抬手抢过保温桶,不顾手上还打着点滴,连针头都被这阵大力甩飞了出去。固定的胶带撕扯着皮肉生疼,针孔迅速泛出血来。李熏然却不管不顾,好像疼在别人身上似的,抢过保温桶就朝门外砸去。他知道,凌远就在那里。他要砸醒凌远,砸醒自己。

凌远,如果你给我的,和你给别人的是一样的,那我就不要了。

我不做最重要的那个,我只要唯一。

凌远,如今我已经一无所有,将来也许会老无所依。你忍心吗?

我和你在一起的三年,很幸福很甜蜜,但我自认为活得不够认真,不够在乎你。

我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待明白过来,只能选择认真地老去。

前提是,有你陪着我一起变老。


TBC


评论(38)
热度(120)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