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凌李]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Chapter.25

凌远吃力的给自己挂上水,蜷缩在办公室的沙发里假寐。好像这样就不再是一个人,好像这样熏然就还在自己身边,不弃不离。凌远睡得并不安稳,方才熏然与黄琛牵手的一幕幕,即使只是轻轻一握,他也感觉目眦尽裂,不能自已。崩塌的世界光怪陆离,再也寻觅不到熏然的踪迹。而那个人也许会牵着熏然的手走过一辈子的洪流。以前,他以为熏然和他就是一辈子。没想到,诺言如此廉价,还是真心才能换得真心。想来也是,诺言的“诺”字和誓言的“誓”字都是有口无心的。

办公室的窗帘紧闭,隔开了凌远与外界的最后一点光。凌远任由自己坠入无边的黑暗,和寂寞作伴,与孤独为伍。

轰隆一声巨响,在凌远耳畔炸裂。凌远试着勉强睁开眸子,微微眯起眼睛,打探着声源。门口逆光站着一个人,日光勾勒出来人的挺拔轮廓,像从天而降的远古战神来救赎自己。凌远在阴影中重陷光明。

长时间处在黑暗无光的环境中,凌远的眼睛短时间内无法适应强光直射,眼角脆弱地泛起了生理性泪水。来人见状,”啪“的一声合上了门。室内又重新陷入一片黑暗和死寂之中。

终是凌远熬不过,挣扎着虚弱的病体起了身。他微微叹了口气,才认命似地开了口。这丢三落四的毛病什么时候才改得了,也许黄队长才能治得好吧。

逃不过的终将逃不过,逃得过的那就让他错过。

”熏然,你是不是又忘了带走什么东西?“

这语气像两个老朋友似的寒暄熟稔,又带点恋人之间微不可察的宠溺包容。还像是一种牵挂担忧,撕扯折磨着彼此。

李熏然听得从头到脚,连着眼眶、鼻尖和喉咙都微微泛起了酸意。又掺杂着一股子苦涩的滋味,却叫人痛得落不下泪来。

有他在侧,要眼泪何用?

凌远,够了,真的够了。

李熏然强咽下胸中的酸楚,吸吸鼻子。才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开了口。嗓音微颤,却带着不容忽视的笃定和强势,仿佛赌上了自己的一生。

”凌远,这次我忘了带走你。“

 

后记

你若问我,明明彼此相爱的两人为什么要互相折磨。

我会说,

人总是在接近幸福时倍感幸福,在幸福进行时却患得患失。

你若问我,两人蹉跎了这么久,为什么又决定爱了。

我会说,

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

最后唯有送上祝愿,

Among thousands of people,you meet those you’vemet.Through thousands of years,with the boundlessness of time,you happen tomeet them,neither earlier nor a bit too late.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中,时间的无涯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张爱玲


FIN

评论(54)
热度(185)
  1. 醒来觉得甚是迷霍此贼睡卧真潇洒 转载了此文字
    于千万人中遇见你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