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凌李]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Chapter.24

华灯初照,医院外的巷子里静谧无声,高墙阻隔了外面的人声鼎沸,车水马龙。好似一个暂停运行的时空结界,滞留在一片喧嚣之中。黄昏是一天最美丽的时刻,愿每一颗流浪的心,在一盏灯光下,得到永远的归宿。

熏然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瞥见了那个熟悉的烤红薯摊,忆起那双为自己剥皮的大手,想起那个为自己暖手的男人。脚下这条路走过千百次,他却从未觉得疲倦和辛苦。那为什么不走了,为什么不和那个人走了。他依稀还看见前方,在昏黄的街灯之下两人曾经走远的背影。

相遇也许是偶然,是机缘,但相爱不是。相爱是执着的追寻,是拼死的守护。

他又低头看着路上的水洼,在路灯和黄昏的映衬之下也折射出璀璨的光芒。他想,雨下了那么久,久到他以为天空永远不会放晴,但雨水从来没有弄湿过自己。而是自己心底停留在了雨季,是我自己弄湿了自己。也许,等待雨,是伞一生的宿命。如今虽已黄昏,但天空却开始放晴。太阳明天还会出来,而那个人生命里却从来没有阳光。若是自己毫不犹豫地走了,黑暗中就只剩那个人踽踽独行。那个人生命里的温暖就那么多,却全部给了自己,若是自己离开了他,叫他以后怎么再对别人笑对别人哭。

他坚定地抬起头,轻轻挣开了黄琛的手。

黄琛苦笑了一下,打破了沉默。

“熏然,回去吧。凌院长看起来气色不太好。”

“黄琛,对不起。我……”

黄琛没有直接回应,而是抛出了一个问题。

“熏然,凌远每天晚上都来你的病房照顾你,你知道吗?“

李熏然也没有回答,只是任着耳尖微微泛红,算是默认。

“熏然,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们从来就没有在一起,我知道一直是我单方面对你有感情。你的心在凌远身上,从未变过。错的是我,明知毫无可能,偏要撞个头破血流才肯回头。熏然,你知不知道,在你昏迷期间,你喊的永远是凌远的名字。这难道不足以说明一切吗?熏然,别犟了,和凌远好好谈谈吧,把误会说清。两个明明相爱的人为什么要互相折磨呢?“

“黄琛,谢谢你。“

李熏然像哥们似的拍拍黄琛的肩。

熏然,我总算明白了。

不管我的条件有多差,总会有个人在爱我。不管我的条件有多好,也总有个人不爱我。

倘若在爱情中,我还能抵抗周遭所有的诱惑去完完整整地欣赏一个人的美。那只能说明我还没有沦陷,我的理智和眼光犹存。若真是身心沦陷,便该全然看不到了。你的美你的好,你的挺拔你的韧性,目光所及哪里都好,没所谓更好没所谓最好 。因为没了理智,没了冷静,心里的一团火将一切自持燃成灰烬,只有欲望和爱意将天地洗礼。我若是爱你,必然欣赏不来,放手不了。

我想,我也许爱过,也许没那么爱。

“队长,副队长李熏然向您报道。“

“归队。“

“是。“

凌远,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

你若是不来,我便去寻你。 


TBC

评论(40)
热度(107)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