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凌李]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Chapter.23

转眼又是一月,到了熏然伤愈出院的日子。凌远却始终躲着不来看望他,看不得看不得。只能一遍遍询问主治医生熏然的情况,主治医生也不厌其烦地,再三向自家院长捶胸顿足地保证,李熏然同志恢复情况良好,已经完全可以出院。还不忘装出‘附一医院床位紧张’这样公事公办的态度,逼着院长放人。最后还是向咱们英明神武、公私分明的院长大人誓死保证李熏然的健康安全。

“院长,我愿意立下军令状,保证李警官身体情况恢复良好。不然,你就干脆开除我得了,求你别这样一天照三餐的折磨审问我啊。院长,我可是您这边的人啊,我是忠心耿耿的支持着您进行医院改革的。您不能这样对待功臣啊,兔死狗烹,鸟尽弓藏。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凌远懒得听他号丧,抓过熏然的病例报告仔细审核了一番,不敢遗漏每一项身体指标。

他不是不相信手下医生的专业素质,他只是,他只是想再多看熏然一眼。这一走,也许就是一生。说来可笑,当初,担惊受怕不想让熏然住院的是他;如今,寻死觅活万般阻挠不让熏然出院的还是他。凌远,你真自私。凌远在心底狠狠的唾弃着自己。

凌远躲在角落里看着熏然的背影,还是那株挺拔的小白杨。果然什么挫折磨难都打不倒他。熏然,你比我坚强。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黄琛替熏然办理完出院手续,因为刑警的直觉,一眼就瞥见了暗处的凌远。随即不由分说地拉着熏然走到凌远跟前。等凌远反应过来想逃时,已经来不及了。

李熏然倒是毫不忸怩尴尬,大方得体地笑着向凌远道了谢,说的话与两人初遇时如出一辙。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

“是凌院长吧?您好,我是L市刑警支队的李熏然。这次受伤承蒙您的关照,不然就得被局里追封为烈士了。”

凌远精神恍惚而游离,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回应熏然的了。在视线重逢的那刻,他的双眼早已被牢牢盯死在熏然和黄琛交握的双手上。

他不知熏然究竟是何时离开了医院,走出了自己的生命,只是伫立在原地。看着那双原本只属于自己的修长双手,如今被别人篡握在手里。心底震得一恸,又丝毫动弹不得。在原地生了根发了芽。他多么想伸手挽留熏然,却被空气中无形的力量强制压迫了回去。以力抵力,以力抗力。凌远的骨头都怕是要崩碎,神经怕要崩断,却还是留不住,走不动。

凌远就像隔着时空,感同身受似的体会到,熏然听闻自己和林念初在一起时的痛苦挣扎。

凌远,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人一辈子不能踏入同一条河流。熏然,我们终究是错过了。

凌远眼前一黑,认命似的阖上双眼。

李熏然出了院,谁又入了院?

要知道,每一个爱情故事的开始总是灿烂如花,而结尾却又总是沉默如土。



TBC

评论(17)
热度(92)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