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关于《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其实今天文就快更完了,我不想矫情的。凌李这篇文不是我一贯的文风,我也是第一次尝试,勇于突破自我,去尝试新的东西是一种享受。不断挖掘开凿被埋没的世界是一种乐趣。所以,从人设,到剧情,到行文,我和其他凌李文都不同。这也注定我的文热度低,但是我还是很努力的写,因为确实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姑娘们在陪着我,等着我。

我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即使我写文从来就是为了自己。也许别的写手说,只要有一个人愿意看我就会写。我不是这样的,只要我愿意写,我喜欢写,我管他有没有人看。但我十分感谢愿意看我文的姑娘。因为文是为自己写的,可能没有太顾虑读者的想法和意愿,这是我自己的问题。

统一说一下关于凌李文的设定,我实在是不想一一回复了。我真心建议大家在看文之前去看这篇文的《序》,那就是我的人设。还有,我不喜欢特别狗血的剧情,所以写文纯靠角色之间的情感羁绊,而且我不喜欢走剧情,也不喜欢让角色同框,这是我自己的写文偏好问题。我文章所有的一切设定都比较奇特,与刻板印象中的凌李文大有不同。如果还带着以前的人物设定来看这篇文,本身就是没有很大意义。其实这是完全不同的故事和人物。凌远宠熏然这样的人物设定有很多大大写了,每个写得都比我好,我就不自取其辱硬要去凑一脚了。所以,我要写的从来就是我心中的凌李。

最后,我想的人物设定和剧情其实比大家看的要多。为什么在我文章要完结的时候写这样一篇文。我是想告诉大家,也许现在是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但看文不是,写文也不是。做这些自己喜欢的事,应该是纯粹的。我宁愿读懂一本书,也不愿浑浑噩噩去看十本书。有很多剧情潜伏在文章各个细节里,请求大家不要一味追求剧情,而忽略了一些细枝末节。我的剧情是融合在心理分析和很多细微之处的。如果挑明了写,会失去很多文字应有的滋味。很多姑娘以为那是华丽的辞藻,其实它可能是承上启下的线索。

譬如说李主任和凌远会谈那次,凌远对熏然的称呼是有改变的,这是一个人物心理递进的过程,从李熏然警官到李警官到他。这是需要仔细体会的。而从李主任的言辞也可以看出,医生应该称呼病人为患者,但李主任一直称呼熏然为李警官。这是因为他看出来凌远和熏然的关系。请注意李主任后来说到“私人关系”,是一个很明显的暗示。

还有,熏然给凌远的信,倒数第三句,如果你不爱我了,如果你不爱我了

很简单的重复句,其实熏然心中却是风起云涌。最后连标点我都没加,就是为了表现出熏然无法想象凌远不爱他的情形。

这里以chapter.22举例,进行部分细节说明。

①“一个想要来,一个不能去。” 

其实这句话就概括了现在的局势。熏然想要去看凌远,凌远因为医嘱不能去。凌远想去看熏然,熏然因为有伤在身和凌远的逃避而不能去。 

②“熏然,不该听见。 ” 

这句话表明的是凌远不想让熏然听见,熏然本不该听见。但熏然其实醒了,所以他听见了。这就是为什么是“不该听见”, 而不是“没有听见”。 

③同理,“月色翻动失眠者的心房”,“感应……诗篇”,“羽睫微颤”都是为了表现出熏然已经醒了。 

借此侧面烘托出两人的隐忍。爱不是大大咧咧一句我爱你就完事的。即使两个男人也不见得是。爱是我愿你安好,我愿你和我一起好。即使我不好,也要你好。 

写文是有留白之美的,这个留白是靠大家去细细挖掘的体会的。文中还有很多情节大家看起来不合理,我前文基本都是设有暗桩的,可能过于隐晦。当然本来文章两个男人磨磨唧唧就不合理。那请仔细体会人物为什么会这么磨磨唧唧,因为凌远的人设。我知道两个人是男人,不应该这么婆婆妈妈。实际上,这句话带有明显的刻板印象和性别歧视。但是,文中过多的心理描写和剧情的缺乏会直接导致读者的体会就是拖拉,我是非常认同的。如果走剧情和改人设应该会好很多,可是那不是心中的故事了。每个文手写文最终也不过是为了讲述心中的故事。如果有缘,自会遇到相惜相知的读者,那是一种肯定和馈赠。

真的谢谢大家!


评论(30)
热度(43)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