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谭赵]双眼视差

人知觉物体的距离与深度,主要依赖于两眼提供的线索。

一只眼的我,可以看清眼前所有的人事物,却独独判断不出你离我有几步之遥。

而这半年来,我们总是离得这么近,那么远。

                                                                                  ——双眼视差

赵启平是个精神科医生,谭宗明是个霸道总裁。可以说是认知方式的差异导致俩人一年前的分手,因为赵医生说的不是分手,而是医生式的另类表白。虽然这个表白最终还是为了分手。

赵医生说:“你是我的一只眼,但即使少了一只眼,我也能活下去。而你和我,都是同类人。所以来日方长,就此别过。”

谭宗明,你是我的一只眼。没了你,我还有一只眼。依旧可以泡吧钓妹,依旧可以喝酒赏花。但我再也不知道人与人之间的私人距离,谁走进过我的心。而你又离我多远。

谭宗明,你断然没有只睁着一只眼去看过世界。世界依旧瑰丽多姿,而一切却远在天边,不在眼前。

谭宗明,当你闭上一只眼睛,你会发现自己就连眼前的一杯水都握不住,何况你是天边漂浮不定的风筝,而我不愿做那根禁锢你的线。

谭宗明,你不是不爱我,而是没在对的时间爱上我。不是我少了一只眼,而是你多睁开了一只。一对爱侣,只需俩人各一只眼,便足矣。看得清三维花花世界,了解到彼此心的距离与爱的深度。

谭宗明,只有少了一只眼,才能发现眼前人的可贵,才能风雨同舟,携手与共。而我舍不得你瞎而放手。而你却以为那是我最后自保的底牌和你理智的底线。我的底牌一开始就注定自己输得倾家荡产,孑然一身。所以,那从来就不是我的底牌,而是我在这盘赌局中的尊严。只有你甘愿闭上一只眼,便可洞悉我已然透明的底牌与爱意。

谭宗明,你不愿闭上一只眼,而我不愿放下自己作为男人的尊严。所以,即使你我都没说出分手二字,我们还是断了一年。你照例花天酒地,我照旧游戏人间。

谭宗明,现在我已经不知道你离我多远了,这次,换你来找我吧。 

评论
热度(29)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