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楼诚]蜀道难

看到古诗就知道要我干嘛了,开车也要意识流。
阿诚高举反攻大旗,明长官为博美人一笑。
-------------------------------------------

明诚轻抚着明楼身上凹凸砾人的伤痕,斑驳交错,甚是骇人。有大姐留下的家法鞭痕,有任务留下的伤口烙印。明诚半是伤感半是叹息。

“三径就荒。”

修长的手指沿着光滑的背脊跳跃,在阵阵颤栗下来到两股之际,半是劫后余生的庆幸半是来之不易的珍惜。

“松菊犹存。”

明楼回头用毫无威慑力的眼神狠狠地剜了明诚一眼,声调毫无起伏地吐出几个字。

“阿诚,适可而止。”

明诚闻言不情不愿地狠揉了两下明楼的臀瓣,才悻悻地收手。

“大哥,说好的我主动呢?”

明楼但笑不语,欺身而上反压住明诚。

“刚刚你已经主动过了。怎么,还嫌不够?”

明诚嘟囔着嘴,小声地念叨着。

“这样就算主动了,就摸了两把翘臀。比起平日来,这还不够回本的呢!真是越有钱越抠,明天中餐少一道菜。”

明楼耳力极好,自是不能错过明诚的小脾气。

“既然明天注定会挨饿,那今天我可要吃饱。阿诚,你说是不是呀?“

这话答是也不是,不是也不是。明诚知道自家大哥睚眦必报的性格,却还是不满地抱怨着。

“就你明长官小气。合着我天天敲诈梁仲春的小老婆本还不够养你啊?”

明长官也不恼,生动诠释了什么叫做“打蛇随棍上”。

“阿诚,借用梁处长的一句话:‘追男人最到这份上,够新颖,够别致啊’,敢情你每天这么敲打梁处长是为了养我。”

“你每天吃那么多,我不出去捞点外快,明家早被你吃垮了。”

明秘书没好气地肆意吐槽打压着自己的顶头上司,反攻大计被食言而肥的明长官彻底粉碎了。食言而肥,难怪吃得多。这不去年的大衣又穿不下了,这偌大个上海现如今都没有哪家裁缝铺愿意为明长官赶制新衣了。诸看官问其缘由,笑答:裁缝制衣再快也赶不上明长官长得快,所以一改改二改改三改改,制衣铺也得关门谢客了。

“大哥,年关将至走私吃紧,赚得自然少。今年过年,就给大姐一人添置一件新旗袍,我和明台凑合凑合穿去年的大衣,你呢?一是裁缝铺把你列入了黑名单,二是你食言而肥。所以孤狼做的那件棉衣我改改给你穿,要不你就乖乖穿长马褂。虽然看着是显胖了点,但怎么着也能凑合过个冬。明长官,今时不比往日,现在战争时期物资紧缺各方吃紧。当然,追男人很别致的汪小姐那儿应该地主家有余粮,说不定早已给你备好了一柜子冬装,只待君采撷。你也不用将就穿个长马褂,委屈塞进薄棉衣了。”明秘书深谙明长官痛处,形象再现了“打蛇打七寸”的至理名言。

“我还是将就将就,委屈委屈好了。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阿诚,还不满意吗?”明长官堆着一脸褶子,陪着笑脸,好生伺候安抚着诚大爷。顺顺毛,熄熄火。

明诚一听,这是默许反攻的意思吗?欣喜地捧着明楼的脑袋吧唧就是一口。立马摩拳擦掌,磨刀霍霍向长官。

“吾爱楼夫子,风流天下闻。”

明楼听罢,哭笑不得。

“明秘书,既然我风流都天下闻了,不对你风流一下总说不过去吧?”

明秘书这厢刀还没磨完,就被明长官反身压制在身下。明长官顺势而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就着指尖的薄茧细腻地抹平了明秘书股间的褶皱菊纹。

“冻枭残虿我不取,污我匣里青蛇鳞。阿诚,我只对你一人风流。”

过了良久,明楼怀里发出闷闷的声音。明诚放弃似地把埋在明楼怀里的脑袋拔了出来,蹭了蹭,又埋了进去。嘴上依旧不忘折腾自家大哥一把,时刻高举反攻大旗。

“唔……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大哥,你虽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但总归是年纪大了,还是不要一泻千里了。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阿诚,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明长官无不得意地戳了戳明诚的股间,以示尚可用。不料伶牙俐齿的明秘书杀了一招回马枪。

“大哥,廉颇虽老尚能饭五斗,然则一饭三遗失焉。”

明楼被明诚言语一激,全然没了平日里笑看云淡风轻的潇洒模样。暗自恼到看来是用兵不足,随即拔刀亮剑。

“阿诚,大哥教你什么是宝刀未老,雄风依旧。上次李太白的诗背到哪首了?今天继续。”

听闻大哥的问话,明诚仿佛回到幼时明楼检查功课的时光,乖巧柔顺地答道。

“《蜀道难》。”

明楼乍闻,正合我意。气音低吟着诗句,动作也毫不含糊。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咬牙挤进紧窄的关口蜀道,噫吁嚱,危乎高哉。

“嗯……啊……哦……兵贵神速,大哥,快!”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

蜀道虽由来已久,开国尚早,竟不知何期。每每再入,却如同初遇。

“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今虽年方二十有七,却与世隔绝不通人烟,只待一人来访。

“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

虽然除此之外还有小道可循,依旧可以登顶险峰望尽春色。

“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却愿意在蜀道之上,地崩山摧人不还。蜀道之内,天梯石栈层层叠叠,环环相扣,勾勾缠缠。若是强行进入,则会如排山倒海般袭来推拒。若是径直退出,则会挽留吸吮,不愿壮士离开。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之上有太阳神的朱红二峰挺立,之下有激浪排空迂回曲折的大川蜿蜒。

“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

高飞的黄鹤尚且难以飞渡关山,猢狲要想翻过也愁于攀援。

“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

青泥岭多么曲折绕着山峦盘旋纠缠不止,连绵百步之内萦绕岩峦转九个险弯。环环相扣,任由壮士冲顶。似水柔情缠绕阻挠着奋勇前进的壮士,举步维艰,一步三回首。

“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

幽暗蜀道之内的参井星触手可及,揉捻挑弄叫人仰首屏息。以手抚胸惊恐不已,徒有声长叹息在空中残留回荡。

“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

壮士蜀道西游何时回还?纵深的岩山栈道曲曲折折,崖壁紧致凸翘水流潺潺滑腻不堪,实在难以登攀。

“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

只见那嘶鸣的悲鸟扬颈,在古木上此起彼伏地哀鸣啼叫;雄雌相随畅快飞翔在巫山云雨之间。

“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

入夜听到的是杜鹃悲惨的凄怆啼声,似是难以忍受磨人的痛苦,又似极致的欢愉。令人愁思绵绵这荒荡如烟的空山松林。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

蜀道崎岖险阻难于登天,叫人听闻如何不脸色突变心痒难耐?

“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

山峰相连,蜀道之深离天竟不足一尺;枯松老枝淌着莹莹露水和绵绵春色倒挂倚贴在绝壁之间。

“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

蜀道幽深处,漩涡飞旋瀑布竞泻争相喧闹着;水石撞击的脆脆缠绵声,刚柔相济像万壑鸣雷一般。

“其险也如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蜀道竞恶劣艰险到了这般地步,壮士缘何而来这堪堪险要之地?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剑阁崇峻巍峨,从蜀道而出高耸入云,只需一人把守千军万马难攻。

“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

驻守的官员若非近信亲人,难免要化为豺狼踞此为非作歹肆意妄为。

“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

清晨要提心吊胆地躲避猛虎的啃咬吮吸;傍晚你警觉提防蟒蛇的进犯撞击。豺狼虎豹磨牙吮血真叫人心不安;毒蛇猛兽冒犯进攻令人为之胆寒。

“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

锦官城虽说是个畅快欢乐的所在,但如此险恶还不如早早还家。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闻蜀道漫漫,道阻且长,堪比登天之难。侧身西望令人不免感慨长叹。

“大哥,不行了,快出来。”

“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阿诚,背过郭璞的《蟒蛇赞》吗?”

“蠢蠢万生,咸以类长。惟蛇之君,是谓巨蟒。小则数寻,大或百丈。”

“小则数寻,大或百丈。阿诚,满意吗?你自主坐上来动,故曰主动。阿诚,我们再学一首《塞下曲》可好?”

明秘书瘫软如泥,已无力随明长官探讨书中玄妙。

汉皇按剑起,还召诚将军。       ——《塞下曲》
                 

END

评论(8)
热度(43)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