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K莫】后来

后来,郝眉想要个孩子。

KO沉默,他给不起,也给不了。

十四岁时他失去了双亲,九年义务教育他没有了朋友。他的世界天翻地覆,却明白了一个道理:与其现在失去,不如不曾拥有。

KO想,他这一生大概不曾拥有什么,所以他别无所求。因为不贪心是最好的拥有。

直到遇到了郝眉,KO想自己变得贪心了。心底发酵着一种不知名的情感,是占有是索求。是温情脉脉的细水长流,是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是不计代价的倾尽所有。但他依旧只习惯默默的付出,不愿纵情去拥有。

KO的感情既复杂又纯粹。如雾里看花,瞧不真切。如隔靴搔痒,不得要领。爱上郝眉,因为他拥有自己不曾拥有却希冀的一切,美满的家庭,开朗的性格,高等的学历,交心的挚友。

这些,KO不曾拥有。

还有那抹单纯阳光的笑容。而自己,有多久没笑了?好像所有的记忆都冻结在十四岁,只剩沉郁和冷漠。他不是不爱笑,只是没了情绪没了脾气。仿佛是座钢筋水泥,冰刀捅不进去,阳光洒不进来。直到遇见那双爱笑的眼睛,冰封的世界才开始重新解冻,由黑白恢复了色彩。

现在,他想笑,对着那个人笑。

他想拥有。

起初,接近郝眉源于羡慕,仿佛触碰他就如同触碰那个完美的世界。后来的穷追不舍呢?那种清甜后的甘涩,那种回味无穷的后香,那种撕扯心房的念想。心中突然萌发了一种叫做不舍的情绪,陌生又彷徨。

本以为想拥有郝眉,是因为郝眉拥有他不曾拥有的一切。到头来却发现,拥有郝眉本身就拥有了世界。

十四岁的他,不曾抱怨过命运的无常和生活的坎坷。他只有一个愿望,他不想有孩子。他不想他的孩子步上后尘。他没有信心许诺孩子优沃的环境,甚至一个完整的家庭。他不曾拥有无忧无虑的岁月,所以无法构想自己孩子纯真的童年。他付出了孤独的代价,来换取所谓的“心灵自由”。

其实,他只是不曾拥有,所以不敢奢求。

KO有心结,却习惯了独处。

一个人生活太久,便以为自己无坚不摧,别人也以为他刀枪不入。

没有人生来沉默,不过是后天的境遇让人沉默不语。

没有人生来沉稳,不过是后天的经历让人稳重成熟。

人们总以为没有感觉的人没有感情,对没有感情的人敬而远之。所以对于KO,大家虽然崇拜他的黑客技术,却不愿亲近接触。久而久之,孤独成了孤立,常态成了习惯,KO依旧沉默。

以前是淡然,现在是淡漠。

拥有郝眉已是今生最大的馈赠,他怎敢再奢求。

郝眉喜欢孩子,他们却不能有。不知是遗憾,还是幸运。

即使,他有郝眉,就已足够。

再后来,郝眉收养了一个孩子。

进家门时,KO还在厨房里忙活。转身间瞧见了那个孩子的面容,像极了儿时的自己。不自觉地全身紧绷起来。

孩子紧紧拉着郝眉的手,给予全身心的信任和依赖。就如同现在的自己。郝眉对孩子低头一笑,伸手安抚似地摸了摸低垂的小脑袋。

孩子仿佛受到了莫大的鼓舞,鼓起全身的勇气向前迈了一小步,怯生生地朝KO叫了声爸爸。

KO没有回答,只是如往常一般,自然地接过眼前一大一小的行李。随即笨拙又小心翼翼地抱起孩子,转身环住郝眉,轻声耳语。

谢谢。

他不是我。

我很开心。

郝眉坚定地回抱住深爱的男人。

谢谢你。

让我爱你。

你还有我们。

KO想起了自己曾经难舍的诗。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他想,他很幸福。

Fin.

评论(13)
热度(172)
  1. _此贼睡卧真潇洒 转载了此文字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