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K莫】我想换个爹

K莫和孩子的后续日常,顺便关爱了一下下一代。老司机的病又犯了,孩子的名字有点污,都是我的锅(*/ω\*)
--------------------------------------------------

关于吹头发

KO一打开门就看到一大一小的无脊椎动物瘫在沙发上。听见异响,生活十级残障郝眉抬了抬眼皮。被KO投食过剩的他,哀怨地揪了揪头发。躺在一边的小鬼,自觉地朝KO伸出小胖手,哼哼唧唧地开始耍赖:“小欧要爸爸抱抱才能起来。”郝眉有样学样,也把手往空中一摊,“要小欧的爸爸亲亲才能起来。”

KO对此习以为常,提着菜转身进了厨房。走前不忘传达下一步指示:“先去洗个澡,等会儿吃饭。“郝眉自觉对号入座,乖乖回房沐浴更衣。

当郝眉顶着一头湿发出来时,KO已备好饭菜等他入席。看到郝眉湿漉漉的头发,KO不自觉地蹙了蹙眉。索性帮小欧盛好饭菜后,牵着郝眉回了房。热乎乎的暖风从吹风机中流出,不断拂过郝眉的湿发。KO的大手在发根间穿梭,指尖不时触过郝眉的头皮,让人不由一颤。发丝在眼前飘扬,看不真切KO的表情。但郝眉知道KO即使面无表情,此时的眉眼也定然挂着浅浅的笑意,如同和煦的春风。

“头发长长了。”KO低沉的嗓音透过厚实的胸腔传入耳畔。耳边是机器的轰鸣,窗外是柔和的微风,静谧如画。

郝眉轻偎着KO,想着就这样一辈子也好。KO的大掌也顺势从发梢游移到了腰部,轻轻揉捏,手感不错。郝眉不禁扒了扒自己没过眉梢的刘海,半开玩笑似地问:“待我长发及腰,你……”

话音未落,郝眉花容失色。“诶,我腰呢!?”

原来在KO日复一日的投喂下,郝眉已然从曲线毕露养成了上下同宽。

KO满意地勾了勾唇角:“你太瘦了。”

莫扎他OS:果然,浪漫就是那浮云。

远在客厅的小欧坚强地表示,冷冷的冰雨在窗外胡乱的拍,冷冷的狗粮往我嘴里胡乱的塞。

小欧:粑粑,我饱了。
 

关于取名

对于小欧的取名问题,KO和郝眉两个没有文艺细胞的理工男表示:随意就好。

KO:小欧随我。

莫扎他(白眼):随你?难道姓K?

KO不置可否,眼神默默瞥向床头。郝眉不解,床头上明明什么都没有,KO贼眉鼠眼地在瞄什么呢。等等,好像有一瓶眼熟的大容量液体。

眼熟……液体……姓K……郝眉觉得刚啃完的糖醋排骨一股脑地往脸上涌,脑子里现在不是一团浆糊就是一坨排骨。

莫扎他不甚确定,颤巍巍地开口:KY?!

KO不置一词,神色如常依旧面瘫。

莫扎他:KO,其实小欧可以随我姓的。

KO微微颔首,表示愿闻其详。

郝眉内心的小宇宙在咆哮,想当年老子比铁丝还直,如今却弯成了回形针。所以,他决定给小欧取名:郝直!!

KO点头附议,我老婆说什么都是对的。

小欧:我抗议!

莫扎他:抗议无效。

小欧:我上诉!

KO:上诉驳回。

小欧欲哭无泪心灰意冷,申请离家出走。

K莫夫夫:记得自己回来。


关于下一代的友情

肖明琮小朋友作为大神二代,自然继承了大神的衣钵。大神第一次见微微就确定了恋爱关系,肖明琮第一次见郝直就拐了人回家见父母,也就是郝直的未来公婆。

肖明琮:你叫什么名字?

郝直:我小名叫小欧,大名叫郝直。

肖明琮:回家看你爹和你爸秀恩爱,还是跟我回家玩游戏?

郝直:小欧不要回家!!

郝直从此踏上一条不归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N年后,郝直被肖明琮压在身下啃得连骨头都不剩,还在帮肖明琮数钱。

肖明琮:郝直,你弯了。

郝直:突然感觉对不起我爹。

(心疼郝眉十秒😂😂😂)


Fin.

评论(14)
热度(158)
  1. prprpr此贼睡卧真潇洒 转载了此文字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