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谭赵]兽医(上)

从草稿箱里翻出了一篇好久以前写的谭赵,总之就是嘴炮日常。

这么清水的文和我提什么敏感词,搞得一篇文还得分上下发!!

--------------------------------------------------------

谭总被咬了。

谭总被吉娃娃咬了。

谭总皱着一脸褶子,一瘸一拐地出现在前男友的办公室前。

平日里风流潇洒的精英模样,早被打回了原形。

“哎哟,医生,我崴了脚。特别疼。”

坐在办公桌前的赵医生纹丝不动,丝毫没有伸手去接病历的意思。

头也不抬地就把人往外轰。

“出门左转,妇科。谢谢!”

冷冰冰的语气相当客气礼貌,也相当的冷漠疏离。

得了吧,自找的。

谭总呼出一口浊气,绷着张老脸,小心翼翼地赔着笑。就怕一不留神就被赵医生给撵出去,扫地出门总归是拂了谭总的面子。

“赵医生说笑了,我一大老爷们挂什么妇科。”

“因为谭总这搭讪技巧和我那穷追不舍的前女友如出一辙。当然了”,赵医生眼波流转一笑,“我前女友可没谭总这么“,赵医生酝酿了一下措辞,“这么死皮赖脸,这么衣冠禽兽。”

谭总怒极反笑,“赵医生左一个前女友,右一个前女友。怕是对前女友还忘不了情吧!”

“这就不劳谭总费心了,谭总无事不登三宝殿,怎么舍得来我这座小庙作妖?”

谭宗明闻言立马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弃妇脸,利用柔情攻势拿下前男友。

“启平,我是真的受伤了。“

一边撩起左脚的半截裤腿,大方地露出脚踝上骇人的伤口,与君共赏。

赵启平状似随意地瞥了一眼谭宗明的伤口,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又趁谭宗明注意空档仔细扫视了伤口,没伤及筋骨,只是一点皮外伤而已。随即又剑眉一挑,似嘲讽似唾弃。

“哟,谭总,被狗咬了啊?”

“果然术业有专攻,赵医生医术了得。

赵启平剜了他一眼。

“谭总真是慧眼识英雄,我的确专攻兽医,而不是骨科。谭总还愿意在我这儿屈就吗?“

赵启平挑衅似地朝谭总勾唇一笑,这哪里是挑衅明明就是调戏。

“赵医生真是幽默,我们认识这么久,只知你是骨科主任,什么时候又兼职了兽医。“

“谭总有所不知,自从一年前我英明神武的和海市一个满脑肥肠大腹便便的中年富商分手后。我当被狗咬了一口,就自学了兽医专业,以后专门对付这种人。“语罢煞有其事地盯着谭宗明,像菜市口挑猪肉似的上下求索。

“赵医生真的不考虑一下中年富商?”

“你说常在江湖走哪有不湿鞋,我也认了。不过在同一棵歪脖树吊死,这么愚蠢的死法我可是干不来的。“

赵启平虚情假意地感叹了一番,一边眯起眼角打量着谭宗明明暗不定的神色。细思着谭宗明怎么接这茬儿。

“喔,那赵医生干得来什么?”谭宗明也不恼,四两拨千斤地反问。

干你!赵医生暗自腹诽。当然,披着身上这白衣天使的皮,赵医生可不说这没羞没臊的事。虽然,吐出的话也好不了多少。

“干什么都比被别人干好,谭总你说是不是呀?”

谭总这个满脑肥肠大腹便便的中年富商抹了抹额上的虚汗,暗自感叹来者不善,一年不见,功力大增!

“赵医生此言差矣,被中年富商干其实也不差。技术流还是个印钞机,自给自足开超跑,器大活好不黏人。”

“我看是满脸褶子夹苍蝇,秃瓢一个还漏油。敢情是谭总被哪个中年富商伺候舒服了,跑我这来拉皮条呢!”赵医生轻蔑地挑起半边嘴角,赏了谭总一个眼刀,却直直戳进谭总心尖儿。

“赵医生,你我心知肚明。我从不来拉皮条,我只拉皮鞭。”

“所以我才要学兽医啊,谭总。”

赵医生无辜地眨眨鹿眼,谭宗明咯噔一下刚到嗓子眼的嘴炮就被堵住了。有个词怎么说来着,我见犹怜。赵启平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TBC

评论(2)
热度(76)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