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谭赵]兽医(下)

赵启平优雅而撩人的卷起左手的袖口,露出一小截白皙的手腕,配着指如青葱的手指美如画。谭总不自觉地摸了摸鼻尖,以为赵医生这是从了,要大玩办公室play。而这方的赵医生只是为了看看午休时间。

“谭总您这道行我是知道的。狗咬了您,狗死了,您没事。何必来我这嚷嚷博同情。还有啊,谭总,我不得不劝劝您。瞧这一脸纵欲过度的模样,还是去隔壁男科检查一下吧。可别老骥伏枥,一泻千里。“

谭总被赵医生极尽嘲讽奚落也不走,八方不动稳如泰山,功力深厚的反将一军。

“我这是想你想的,我是一柱擎天还是一泻千里你最清楚。不是吗?赵医生。”

谭总抽空抛了个媚眼,继续用言语撩拨着自己的医生。“启平,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要不要亲自检查一下。”

赵医生也乐于奉陪,单手撑住往办公桌上一坐,一面抓紧谭总的领带往自己怀里带,一面倾身上前用足尖勾起眼前色欲熏心的奸商裤管,在小腿上肆意磨蹭。

“谭总只闻其一不闻其二。廉颇虽老尚能饭五斗,然则一饭三遗失焉。我奉陪到底。只是谭总,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本是贴面的距离却在赵医生的游移下,修长的手指沿着谭总的喉结、胸膛、小腹、大腿慢慢蜿蜒而下。

“嘶……”

赵医生不知打哪儿摸出一瓶医用酒精,顺手全泼在谭总被他撩起的裤管下,伤口上。

这被酒精腐蚀伤口的销魂滋味,犹如尝尽老谭酸菜方便面的口感,这酸爽!谭总百爪挠心的疼,又不能在赵医生跟前失了脸面。自得暗自咽下这苦果。

再说了,奸商报仇有很多种方式。譬如说,床笫间。

谭总捉住赵医生作恶的手往自己身下一探,若有所指地朝他眯眯眼。赵医生会意似地一笑,身下十指收紧扣住了跳动的命脉。

“启平,春天到了,万物复苏。”

“又到了谭总交配的季节。”

赵启平城门大开,谭宗明提枪上马。

 “谭总挺而不刺,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谭总爱不释手的捏了捏股间的柔软,意犹未尽似地开了口。

“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赵医生哼笑。

“有时误入千人丛, 自觉一身横突兀。

冻枭残虿我不取,污我匣里青蛇鳞。“

谭总赔笑。


FIN


评论(5)
热度(61)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