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贼睡卧真潇洒

查看个人介绍

楼诚屹立不倒

[楼诚/衍生]长发公主AU(一发完)

恶搞文,童话AU,OOC

内含CP:楼诚,蔺靖,凌李,谭赵,黄曲

----------------------------------------------------

1、楼诚篇

从前,有一个明氏王国。明氏王国的女王明镜有三个弟弟,但是其中没有血缘关系的二王子明诚被女巫汪曼春抓走了。

据说阿诚王子被关在高高的铁塔上,恶毒的女巫因为嫉妒王子出众的容貌,也不给他剪头发。于是阿诚的头发越长越长,眼睛却越圆越亮。

以至于大家都认为被关在铁塔上的不是王子而是一位美貌的长发公主。各国王子听到长发公主的传说都趋之若鹜,纷纷前往高塔试图打败女巫解救公主。

可是大王子明楼知道,那是自己的弟弟,被锁在深幽的高塔上。他像女王请命,在众王子到达之前孤身一人去营救阿诚。

女王答应了他的请求,并告诉大王子:其实阿诚不只是明氏王国的二王子,还是明楼自己亲手养大的童养媳。自己的老婆自己救。

明楼一路披荆斩棘,终于来到高塔之下。

“阿诚,阿诚,把头发放下来。”

果然,高塔的窗户里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被放了下来。明楼抓住长发顺着高塔的外墙奋力地往上爬。爬到一半的时候,不堪重负的头发终于断了。明楼四脚朝天的跌了下去,摔了个屁股墩。

“哎呦。”明楼闷哼了一声,出师未捷身先死。

“大哥,你没事吧?”只见阿诚从高塔上纵身一跃跳了下来,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阿诚,你自己能逃出来呀?”明楼默默拆下了眼镜片,“嗖嗖”的几声把阿诚的长发削短了。去他的长发公主,我的小阿诚明明是个俊俏的少年郎。

“大哥,大姐说你老是不运动又吃得多。所以要我故意被女巫抓走,这样你才会大老远跑来还能顺便在高塔上玩会儿攀岩。不过经历了几天的奔袭,大哥你的确是瘦了点儿。等回去我得煲个汤给你补补身子。”

明楼显然不想再谈论自己的体重。摸着阿诚的小手,故意岔开话题。“女巫呢?”

本来忙前忙后帮明楼按摩捶背整理衣裳的阿诚,突然把手一甩变了脸。

“还忘不了初恋情人是吧?她被我绑了,你自己回去吧!”

明楼内心在咆哮,说好柔顺乖巧的童养媳呢?!

 

2、蔺靖篇

从前,有一个琅琊王国。琅琊王国的王子蔺晨听说有位美人儿被女巫关在高高的铁塔上,歹毒的女巫因为嫉妒美人儿出众的容貌,也不给他整理仪容。

蔺晨向来对美人儿都趋之若鹜,于是他决定前往高塔打败女巫解救美人儿。

他戴着那顶V型修脸的头盔,气定神闲地来到高塔之下。

“景琰,景琰,把头发放下来。”

“不必了,女巫已被我杀死。阁下请回吧!”

高塔上传来淡漠地答复。蔺晨疑惑地想,琅琊阁的藏书里不是这样写的。诶,这美人儿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他只好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固定台词。

“景琰,景琰,把头发放下来。”

“说了不放就不放,你那么敦实。我要是把头发放下来,你拽着它爬上来,我头皮不得疼死。”

萧景琰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蔺晨的提议,蔺晨觉得美人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

“那你把头发割下来,绑在凳子上再放下来。不然我爬不上去。”

蔺晨机智地自寻死路,这头萧景琰也宣告着耐心告罄。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能随意糟蹋。你个鸽子精,自己飞上来!!

蔺晨委屈地哼哼,说好的弱柳扶风柔情似水娇嫩欲滴的美人儿呢?!

 

3、凌李篇

从前,有一个医疗王国。医疗王国的国王凌远听说有位被催眠的病患被女巫关在高高的铁塔上。凌远向来以救死扶伤为己任,于是他决定前往高塔打败女巫解救病患。

他带着全套的手术工具,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来到高塔下。

“熏然,熏然。把头发放下来。”

熏然此时正卧底在女巫中,打探着重要情报。正当女巫要说出情报时,高塔下不知哪只傻狍子开始叫唤。打破熏然苦心经营多年的局面。

我一定要亲手崩了他,李熏然郑重立誓。只见高塔内风云巨变,李熏然徒手制服了女巫,逼问出重要情报后从高塔一跃而下。凌远急忙冲上前,拿出听诊器体温计血糖仪血压计酒精检测仪急救呼吸机心肺复苏机在熏然身上摸索。

李熏然看了眼对自己上下其手的男人,顺便反手制服了他。

凌远莫名其妙被李熏然捆成了肉粽,心想:完了,病人还患上了PTSD!

“你竟敢公然骚扰人民警察!”

“冤枉啊,我可是白衣天使!”

凌远内心在哀鸣,说好被催眠的病患呢?!

 

4、谭赵篇

从前,有一个商业王国。商业王国的国王谭宗明听说有位诱人的妖精被女巫关在高高的铁塔上。谭总向来以解救天下妖精为己任,于是他决定前往高塔打败女巫解救妖精。

他带着各大银行的黑卡和基酒,穿着西装三件套来到高塔下。

“启平,启平,把头发放下来。”

正在和女巫喝酒调情的赵启平,好事被人打断欲火难纾。烦躁地把头发放了下去,打算等谭总爬到一半的时候,再把头发剪断摔他个半身不遂。

谭总果然如赵启平预期般摔了下去。但怎么着他也是骨科医生,秉持着弄伤再治的行医准则,赵启平还是从高塔上爬了下来查看谭宗明的伤情。

“完了,你下半生可能要静若瘫痪动若癫痫了。”赵启平捏了捏谭宗明只是摔青的脚踝,公事公办地下了诊断书。

以检查之名行XX之实的赵医生,顺便还探望了一下谭总精神奕奕的小兄弟。

不错,大有作为,赵医生满意地舔舔唇角。

“我都半身不遂了,你要对我下半辈子负责。”谭总讨价还价。

“成交。”赵医生一锤定音。

谭总内心狂笑,果真是传说中的诱人小妖精!

 

5、黄曲篇

从前,有一个音乐王国。音乐王国的王子曲和听说有位英勇的大兵被女巫关在高高的铁塔上。曲和从小心地善良,以宣扬人性真善美为己任,于是他决定前往高塔打败女巫拯救大兵。

他带着心爱的大提琴来到高塔下,却并不急着解救大兵。他在旷野里高塔下荒原中,演奏着德沃夏克的《Humoresque》,希望旋律中的乐观和诙谐可以穿透铁塔的束缚,传递给每个困厄逆境中的人。

女巫对这哼唧唧的大提琴越来越不满,本该是阴森恐怖的高塔如今却被轻松活跃的音乐氛围笼罩,让她对自己的职业前景第一次产生了质疑和担忧。

不,应该是第二次。

她剜了一眼沉迷于音乐中的黄志雄,女巫恨恨地想。

这个该死的麻瓜从军队退役无家可归,就霸占了她的高塔还死耐着不肯走。可怜我一个法力无边的女巫居然也和人合租一幢高塔。这要是传出去,自己以后怎么在魔界混!是可忍孰不可忍,自己既然打不过大兵,那就下去解决掉那个拉锯子的小白脸。

黄志雄察觉到了女巫的企图,抬手便打晕了她。然后翻箱倒柜地找寻那件压箱底的军装。换装完毕才跳下高塔去见他的王子。

曲和见到从天而降的黄志雄时,心里只有一个疑问。

“我还没让你把头发放下来,你怎么就自己下来了?”

“可是,军队不准留长发。”

黄志雄穿着笔挺的制服,脚上蹬着一双锃亮的军靴,肩上还束着贝雷帽。他对着曲和露齿一笑。

脸上的褶子真好看,曲和晕乎乎地想。

“没有长发,那你有什么呢?”曲和好脾气地问。

“我有肌肉,别人都说我是行走的荷尔蒙,大写的Alpha。不信,你摸摸看。”

曲和暗自咽了咽口水,纤长的手指抚上了黄志雄的胸膛。他深吸一口气,只觉得鼻尖满是麝香阳刚浑厚又一丝丝催情的味道。顿时腰身一软,瘫在黄志雄怀里。

“这是什么味道?”曲和哆哆嗦嗦地问。

黄志雄像只金毛似地嗅了嗅,摇摇头表示没有闻到。

“也许,这就是Alpha的味道。”

黄志雄一把抱起曲和,曲和满足地依偎在他厚实温暖的怀里。

两人交缠的身影淡淡远去。 

从此,王子们和王子们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性福生活。

Fin.

评论(16)
热度(71)
©此贼睡卧真潇洒 | Powered by LOFTER